手機版
您的當前位置: 小草閱讀網 > 熱點聚焦 > 工作之余愛好書法 書法是愛好,是工作,是生活

工作之余愛好書法 書法是愛好,是工作,是生活

來源:熱點聚焦 時間:2019-05-11 點擊: 推薦訪問: 書法 書法美學 書法藝術

  曹端陽,自號宏堂,1974年生,江西都昌人。現為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江西省美術家協會會員,太行印社副社長,九江書畫院特聘書法家、廣東省藝壇書畫院特聘書法家。曾獲第十屆全國書法篆刻展優秀獎,鄧石如獎全國書法展獲獎提名,中國貴州“百里杜鵑”書法作品展優秀獎,中國書協2011年中國書法年度佳作獎等。作品參展全國第三屆正書展,全國首屆行書展,全國第九、第十屆書法篆刻作品展,全國第二、第三屆隸書展,全國第二屆青年展,全國第三屆扇面書法展,全國第二屆冊頁展,全國第三屆行草展,全國第三屆青年展,全國第二屆篆書展等。
  谷松章:您什么時候開始接觸書法?書法對您來說意味著什么?
  曹端陽:書法對于每一個稍通文墨的人來說,應該是從識字開始的,小時候見到大人拿毛筆寫字是一種很正式的活動,比如說紅白喜事、農具家什等物件上都少不了使用毛筆寫字,所謂“翰不虛動,下必有由”。我現在的工作性質與我的愛好有關,書法對我來說是愛好,也是工作,更是生活。
  谷松章:可以請您說說學習書法過程中對您幫助和影響最大的人嗎?
  曹端陽:真正接觸書法是高中畢業后的事情了,第一次到大城市,第一次踏進大學校園,看到校園里崔廷瑤先生的題字和原作,知道墨寫在宣紙上是這么滋潤,用筆這么自如,表現出來的效果是這么的沉穩、這么優雅。當得知崔老師就在本校藝術學院任教,便給先生寫信,蒙先生厚愛,得以進入先生門下學習書法。崔老師是一位德藝雙馨、具有長者風范又富有親和力的人,每次將臨習的字拿給先生看,先生總是就作業中的不足之處孜孜不倦地指教并詳細示范,并指導我應該如何臨帖,該臨哪些帖,知道學習書法有書體和書風概念,每一種書體中和每一種書風中均有諸多的碑帖要去學習。之后的幾年,得崔老師悉心教導,堅持臨池,初步窺得書法門徑。我在大學所學的專業是中文,因為古文基礎還行,被系領導指定給已經退休的詹八言教授當助手。詹教授是一位博學的先生,他于詩詞、訓詁、小學及書法均有很深造詣,我課余幫先生謄正一些稿件寄報刊雜志社,先生指導我的學習,在了解我對書法很感興趣時,當時給我開的書目中,就有《歷代書法論文選》等書法理論著作。在大學的幾年,得兩位先生的指教,開始懂得書法不僅是將字寫得漂亮就是,而是一門學問,是一門關聯諸多學科的學問。在大學的幾年,通過對書法的學習,和兩位先生的教誨,對書法學習有了初步的想法,對書法也更增了敬畏之心。
  谷松章:書法之外,您還修習篆刻,這兩者之間不知有著怎樣的藝術聯系?甚至從您的行書作品之中,能看到篆刻的質感,這是不是說,書法和篆刻,在您的藝術作品里是相通的?
  曹端陽:書法對我來說應該不算一種技能,和書法相關的一些內容我都喜歡去擺弄,金石書畫,作為一個經常拿毛筆的人來說,這幾項內容應該也是必修內容。書畫上面除了筆墨之外就是鈐印,印章與書畫作品是相得益彰的,我平時的用印大都是自己動手刻的,盡管水平不行,自己用來感覺還是好一些。在學習書法時,我注意碑帖結合,書法線條中出現的刀味多一點,感覺好像有些篆刻的質感。書法的學習不能把它作為一種技術活去做,書法是一種文化行為,是一種藝術行為,是需要情感和思想去完成的。學習書法的過程其實就是一種自修的過程,修到什么樣的狀態才能悟到什么樣的程度,不管是漸悟還是頓悟,都是有前因的。
  谷松章:不管是書法還是篆刻,您都積極投稿,無論省內的省外的,投稿對于您的藝術創作有什么促進作用嗎?
  曹端陽:我作為一個草根的書法作者,積極投稿出于兩個原因,一是檢驗階段學習的成績,得到評委專家認同,說明階段學習是有效的,反之則要檢討。二是通過展賽達到與外地作者交流,達到橫向交流的目的。藝術創作與參展評獎之間的關系很復雜,不是兩句話能說得清楚。當然在當下的社會狀態中藝術創作的好壞與藝術參展評獎之間的積極因素應該多些,其中的利弊仁者見仁,智者見智。
  谷松章:您寫過一篇《我的創作感悟》,其中談到小楷,說“小楷的書寫狀態正如清風拂面,甚是怡情靜心”,從這篇文章似乎可以看出,您對小楷甚至對書法的態度,有著一種心境的追求。可否詳細談談?
  曹端陽:我于書法,一直追求一種恬靜寫意的精神,正如我平時對讀書的選擇一樣,不太喜歡過于載道的文章。
  一杯香茗,一曲民樂,一管毛穎,一方小硯,滴一點墨,選一張別致的絹素,坐在案前,摘一段前賢雅韻,正如聽清風過耳,神情俱暢,這樣的情景一直是我所心追的。
  小楷是我近兩年來主要日課。在小楷學習中,《玉版十三行》與文徵明是我最喜歡的。《玉版十三行》被譽為“小楷極則”,是王獻之小楷代表作,筆畫雋秀挺拔,結字蕭散逸宕,顧盼有致,盛名千年不衰。文徵明小楷傳世很多,其主要表現是勁健清秀、精整挺拔、鐵畫銀鉤,追求不食人間煙火,冰清玉潔的感受。此兩者一為碑版、一為墨跡,且風格趨近,或說是文徵明小楷是來源于《十三行》,所以說兩者結合起來學習是比較適用的。
  在臨習此兩者時,首先要分清碑版與墨跡的區別,在學習碑版時,我們拿到的總是拓本,拓本是從碑版上拓下的,所以就存在拓本的早晚、拓工技藝的高下、碑版的材質、刻工水平的高低等因素,直接影響到我們對書寫墨跡還原的困難。在學習《十三行》時,我們主要是學習其筆畫的挺拔,結字的逸宕,學習小楷的“骨”。在學習文徵明時,由于存世作品較多,就要求我們要弄清楚其創作的時期,幸好文徵明作品大多標明了書寫年齡。文氏書法大致可分為三期:五十歲以前的廣博學習,五十至六十歲間融會貫通,六十以后的成熟發展。清楚發展脈絡,就清楚從何處來,向何處去,對于學習文徵明小楷益處多多。學習墨跡,要認真地去讀帖,從帖上的痕跡去還原其創作本來面目,細心領會其創作時水墨由筆力送入紙中的獨特感受,不能達到隔世交流也要做到隔世旁觀狀態。這樣才能學到其“神”。
  書法學習中,“骨”與“神”都是不可或缺的。但這兩者從何處來,孫稼阜先生在談文徵明小楷書法時,就是“書寫亦是一種修持”,修持本是佛教術語,其意是佛教徒依佛法修正自己因妄念而產生的種種錯誤,持戒以止惡揚善,通過持之以恒的實踐,而達到求證佛果的目的,我們可以通俗地理解為持之以恒的修正行為與心性。小楷的學習正是如此,需要修持的態度,需要書寫者通過長久不懈的書寫訓練達到在技法嫻熟的同時,對古人作品的學習,達到對古人書寫的狀態的理解,從而把握古人的人文精神。文徵明書法不激不厲,沉勁入骨,至老筆力彌堅,一方面緣于用功精勤,一方面緣于思想不激不厲,正道而行。文氏的筆力堅挺,既是功力深厚的體現,亦是思想認真堅定的反映。
  舊時小楷的書寫多為實用,文徵明少時就因書法不佳而置于三等。現在小楷已完全脫離其本來作用,多用來賞心悅目,怡心養性。小楷書法作品的創作如文學作品中的散文,形散神不散,讓人觀之如沐春風,浮躁之氣盡掃,秀麗靈動,沁人心脾。作品章法忌實、忌重、忌滿,尚空靈、逸趣、虛靜。多用來創作一些小而精致的小品、扇面,或是佛道經卷,用來平心靜氣。小楷的書寫要求紙筆精良、心氣平和。在當前的生活狀態下,小楷的書寫功用無異于一杯佳茗、一縷清風,使人氣凝神定。
  谷松章:您的小楷作品,看上去給人的感覺有著一種別致的古意,很難想象這樣的作品出自今人之手。那么,您是否認為書法是有時代性的呢?書法怎樣承載時間的意義,怎樣在古代與現代、今天與明天之間找尋自己的位置?
  曹端陽:您過獎了,我的小楷還沒寫到那個水平。書法在表象上應該是有時代性的,一個時代的政治經濟決定了一個時代的審美取向,時代的審美取向必須對書法的線條、結體等產生相應的影響。一個大的時代有一個大時代的氣象,一個大時代之內又存在不同的小時代,上世紀80年代之后中國書法的發展就經過了很多書風的演變,知微見著,書法的時代性在表象上是非常明顯的。但當文字書寫成為書法之后,書法的內涵就變得更加豐富起來,成為中國人文精神的代表符號,在此意義上書法的時代性不存在。書法承載時間意義在于書法作品作為文物價值的存在,但在當代此意義在逐漸弱化。古代與現代,今天與明天都是歷史的長河,有個哲學公案中說:“是英雄創造了歷史,還是歷史創造了英雄”,在歷史的長河中,個人只是滄海一粟,拿現在的網絡語言來說:我是有身份證的人。

小草閱讀網 www.vgwvrj.icu

Copyright © 2002-2018 . 小草閱讀網 版權所有

Top
电子桌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