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您的當前位置: 小草閱讀網 > 書里書外 > 農民工社會認同 農民工在再社會化過程中自我認同的發展

農民工社會認同 農民工在再社會化過程中自我認同的發展

來源:書里書外 時間:2019-05-12 點擊: 推薦訪問: 農民工 社會化 認同

  摘 要 農民工的自我由于文化、生活習慣、職業及外在的環境因素的影響而處于模糊狀態。對自我的確認一方面取決于農民工對自己進城以后的預期生活采取的態度(如積極融入城市生活,或是消極逃避),另外也需要社會的支持。
  關鍵詞 農民工 再社會化 自我認同
  中圖分類號:F304.6 文獻標識碼:A
  據2000 年第五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顯示,我國遷移人口超過 1.25 億人,其中,省內遷移人口和跨省遷移人口中絕大多數都是從農村到城市的移民。農村人口的轉移是社會發展進城中的必然現象,這種遷移實質上是人口在社會化的過程。而再社會化過程中最重要的就是自我認同的建構。
  1 概念的界定
  人的再社會化是指個體生活方式急劇轉變的過程,這種生活方式急劇的轉變往往由個體的社會化過程的中斷或失敗而引起。農民工的再社會化是指農民工對城市社會環境的主動適應過程。①在這個過程中,農民工在職業上由農業轉向非農產業,在身份上由農民轉向城市市民,更重要的還是在生活方式、社會交往、思想理念等方面與城市逐步融合,從而實現一體化。
  自我認同就是對自我身份的確認。是個體通過社會交往重新定位與自身有關的價值觀念的過程和結果。具體地說,想要實現自我認同的實現,要能夠形成“我”、“我們”、“他們”互相區分的不同群體,并且這三個群體之間能夠和諧共處。同時還要能夠將過去的自我、現在的自我和將來的自我整合成一個有機的整體。自我認同主要通過我對他人眼中的我的關注與審視而形成。由農民到市民的轉變意味著重新建構自我概念。農民工在再社會化過程中的自我認同也即他們找到“自我”的社會位置問題。
  2 農民工在再社會化中存在的問題
  據相關資料顯示,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來,我國在工業化、城鎮化、市場化的進程中逐漸形成了一個二億人口左右的農民工群體。②農民工從環境中的工人成為心理上的工人的轉變成為了農民工再社會化的關鍵點。有調查顯示大多數農民工并沒有形成對城市的認同。在一項針對河南農民工的調查中,僅僅有約1/5能夠確定自己 “已經是城里人”,而超過1/5的人對自己的身份角色完全模糊。③農民離開熟悉的鄉村社會來到一個陌生的都市社會,農民工原有價值觀、思維習慣和生活方式與城市社會的格格不入等的多重沖擊,引起他們自我的混亂。我究竟是農民,還是工人?我是不是市民?這些問題實質上也就是自我認同的問題,這些問題的解決也就意味著自我認同問題的解決。
  2.1 文化因素造成的隔離
  農民工來自于農民群體,長期的農作生活使他們在生活上大而化之,不追求生活細節。他們說話粗放,行為隨意性大,沒有公共衛生意識。這些都與市民們格格不入,從而難以為市民接受。另外,農民工的交際圈往往局限,由于語言的限制和文化以及生活習慣等的不同,他們傾向于向同質的群體歸攏,④有調查研究表明 47.3%的人在當地人中沒有好朋友,83.9%的人平時來往最多的是自己的老鄉以及同是打工的伙伴,社會關系基本固著。
  2.2 職業與經濟因素造成的隔離
  由于文化水平較低,缺乏知識,沒有技術專長,農民工從事的職業大多技術含量低、勞動強度大、工作環境差甚至具有一定危險性。這些職業在當地市民看來待遇低、不體面,往往不愿意從事。從而職業的差異造成了農民工與城市本地人的交往機會少。農民工的職業同時也決定了他們的經濟收入低。除了支付家庭開支以外,沒有多余的錢去進行自我的素質提升與其他的精神物質的休閑活動。這造成他們的眼界局限,思維狹隘。
  2.3 城市制度上的“委屈”
  農民工是農民身份,是城市體制外的人,從而就業制度、社會保障制度等方面,農民工并不能享有與市民相應的待遇,這種不公正的待遇使得農民工在政治、經濟、文化、教育、社會參與等方面遭到排斥。
  上述文化、經濟、職業以及制度上的因素影響了農民工與城里人的交往,這種從制度到情感上的隔閡使農民工難以融入城市。他們覺得遭遇到了城市的歧視,從而引發了內心的自卑與主動的與城市的隔閡。而同時,他們相較于那些仍處于農村的人來說,他們又覺得自己開闊了眼界,在生活、思想、孩子教育上等都比仍在農村的人優越。農民工處在這種自豪與自卑的復雜心境之中,他們找不準自己的立場,難以達到自我統一。
  3 如何促進農民工自我認同的解決
  3.1 建立適宜的亞社會環境
  城市主流社會“在制度上落實平等的公民權利、社會公共政策”是實現農民工再社會化的關鍵。在城市生存的農民工是城市里的弱勢群體和邊緣群體,他們更應受到社會的關懷,政府要給農民工提供社會支持。從制度上,逐漸改變、消除戶籍制度,減小城鄉差別。政策性引導媒體發揮作用,通過媒體來引導市民轉變他們對農民工群體的歧視態度,促進農民工與市民的交流與交往。
  3.2 農民工自身素質的提升
  農民工自身要充分發揮主觀能動性,實行自我提升,自我發展,重視知識的學習和經驗的積累,努力增強自己的綜合素質尤其是職業技能。培養樂觀向上的態度,克服自卑,接納自己的農村生活背景,看到自己對城市建設做出了積極重要的貢獻,也是城市的“主人”,要樹立城市主人翁意識。不懼怕城市的快節奏生活,為了將來的生活而努力去充實自己,以不變應萬變。⑤
  3.3 改善自我評價機制,調節自我體驗
  農民工進入城市,應該認識到美好的生活是可以創造的。盡管自己的知識技能可能還不能使自己能夠在短時間內有較快發展,但是,只要正確認識這個現實,找到現實和期望的差距,就能通過對知識技能的學習來改變現在。盡量客觀評價自己,不盲目自卑,堅信努力可以改變生活,努力可以創造未來。主動與城市價值觀靠攏,從思想上實現由內到外的和諧。
  4 結語
  農民工自我認同的發展不是一蹴而就的。它是一個循序漸進、在實踐生活中逐漸發展的過程。農民工要轉變思想,依據環境的變化主動進行自我調節,改變自己。主動改善自己的價值觀念,以適應城市文化,從而達到內外的和諧,實現自我認同的良好發展。同時,社會應該提供適當的支持。
  注釋
  ① 陳敏.農民工再社會化問題研究[D].四川大學,2005.
  ② 辜勝阻.關于農民工市民化的建議[J].楚天主人,2008(5):39.
  ③ 李懷玉.農民工市民化進程中的心理形態調查分析——基于河南的調查[M].城鎮化,2010(1):87-91.
  ④ 馬健.我國農民工城市融入研究——以魯中地區城市農民工為例[D].山東理工大學,2011.
  ⑤ 邱珊.再社會化——轉型期中國農民工一個持續性的課題[J].山東教育學院學報,2009(6):96-98.

小草閱讀網 www.vgwvrj.icu

Copyright © 2002-2018 . 小草閱讀網 版權所有

Top
电子桌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