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您的當前位置: 小草閱讀網 > 心情日記 > 【從瀾滄江到怒江,跨越碧羅雪山主峰】 怒江瀾滄江金沙江

【從瀾滄江到怒江,跨越碧羅雪山主峰】 怒江瀾滄江金沙江

來源:心情日記 時間:2019-06-01 點擊: 推薦訪問: 主峰 怒江 怒江事業單位醫學面試答題技巧

  從滇西北的瀾滄江畔出發,跨越連綿的碧羅雪山,抵達怒江邊的福貢縣城,是“三江并流”核心區的精華穿越線路:在“千瀑匯百湖”的壯麗景觀中,穿原始密林,賞高山杜鵑,過幽深峽谷,涉潺潺清溪,一路讓人恍若置身于仙境……
  碧羅雪山位于云南省西北部,是橫斷山系的主要山脈之一,也是“三江并流”中怒江與瀾滄江的自然分水嶺。在怒江傈僳族自治州蘭坪白族普米族自治縣境內,碧羅雪山的山脈綿延142公里,海拔超過4000米的雪山有15座,而其中最美的,則是坐落在中排鄉的碧羅雪山主峰老窩山。因其海拔達到4435.4米,和瀾滄江的相對高差為3200米,由此形成了復雜的垂直氣候帶:盡管高山每年積雪長達8個月以上,但河谷卻依然溫暖如春,不同的氣候帶物種非常豐富,原始生態系統也保存完好。
  根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提供的衛星圖像顯示,在老窩山約500平方公里的核心區域內,分布著眾多的湖泊、瀑布、高山草甸,從而形成了“千瀑匯百湖”的壯麗景觀,是地球上原始森林和野生花卉資源最集中、多樣性特點最明顯的區域之一。
  盡管我所了解的碧羅雪山穿越線路共有4條,但是,此次在春天穿越主峰老窩山的路線,卻是“三江并流”穿越線路里精華中的精華。我和隊友鈴鐺、飛龍等人結伴,組成了一支16人的大隊伍,將起點設為中排鄉境內瀾滄江邊的多依橋,從東向西開始穿越老窩山,而終點,則是怒江邊的福貢縣城。
  1、中排鄉→多依橋→德慶村→德慶河谷→老窩村
  老窩山山腳,有兩個頗為神秘的自然村:傈僳族老窩村和怒族計奪魯村,傳說這兩個自然村是在1949年后第一次人口普查時才被發現的。
  4月28日中午,我們從瀾滄江邊的多依橋出發。
  走下公路邊的一個小坡,繞過兩三座綠樹掩映的農舍,就看見了不遠處橫跨在瀾滄江上的吊橋。此時已近下午兩點,我們穿過碧綠的麥田,剛剛一踏上橋面,瀾滄江峽谷中的柔風便撲面而來,讓人十分愜意。然而,到了對岸之后,艱苦的負重攀爬就開始了。
  隨著高度上升,回看身后的瀾滄江峽谷,視野漸漸開闊了起來。近兩小時后,大多數隊員爬到半山腰的一條土公路上,躲在山壁的陰影中歇息,等待落后的隊友陸續到來。
  沿著土公路拐進德慶河谷,在拐點處已能看見遠處的德慶村和河谷里的梯田了。下午6點左右,慢慢進入德慶村。這個村子相對富裕,有很多新蓋的樓房。我們找到村支書家,他熱情地接待我們,端茶遞水,為大家張羅晚餐和住宿。晚餐時,村里的土雞燉臘肉鮮美無比,讓人大呼過癮。
  4月29日,在村支書的幫助下,我們雇來了騾子和向導,準備輕裝行走,朝著雪山腳下進發,計劃深入老窩山腹地,去探訪山腳下的兩個頗為神秘的自然村:德慶河谷源頭北坡的傈僳族老窩村、南坡的怒族計奪魯村。據說,這兩個自然村是在1949年后第一次人口普查時才被發現的。我們了解到,抵達老窩村后再繼續向上,約一個小時的路程處有個不錯的營地,能容納我們這支大隊伍。
  這一天的行程中,大約十幾公里路段是黃綠斑駁的山坡上辟出的羊腸小道。沿著德慶河谷而行,經常有上下岔路出現,如果沒有向導很容易迷路。在這段路程上,除了偶遇一個放羊人和他的一群山羊,只有我們一直走在空曠的山腰上。
  前路的確漫漫,每當沿著山路繞過一座山頭,前面出現的依然是無盡的山頭在擋住山路。偶爾抬頭,看見藍天盡頭,越來越多的白雪覆蓋著山嶺,我們才感覺到自己是在慢慢接近雪山腳下。盡管4月底的山路呈現出春末夏初的景象,但在烈日的暴曬下卻異常干熱,所以,每一處稀疏的山林陰影,或者每一條流淌跳躍的山澗,都成了我們的休息降溫之處。
  每當我偶爾駐足,去觀賞一兩株盛開的杜鵑花,就會聽見向導淡然的聲音說:“上面的杜鵑花多著呢,比這個漂亮多了!” 除了感嘆遠方那幾處世外桃源般的村落,我更沉醉于碧羅雪山令人震撼的美景:藍天下,橫亙天際的雪山上,縷縷白云如同陽光向外放射,仿佛在召喚著我們。
  老窩村可以說是偏遠、閉塞、原始的代名詞。從遠處看去,村民們在山坡上頑強地開墾出一塊塊梯田,勉強維持著生計。整個村落散落在一條狹窄山路旁的斜坡上,走進村口,可以同時看到低處的屋頂和高處的屋基。在傈僳族村民們的幫助下,我們很快找到了休息處——老窩村小學。其實,這個所謂的小學也只是一間木屋而已,兼做教室和教師寢室,里面排列著3張矮木桌凳,顯示出這里曾經有過寥寥幾個學童。
  休息之后,在村里的蓄水池補充了清涼、甘甜的山泉水,便離開老窩村繼續上行。山路盤旋起伏,我們只需沿著輸電線的走向前行,就不會迷路。跨過幾道飛瀑流水,又路過了幾座鐵塔之后,遇到了兩個下山的傈僳族村民,他們扛著竹竿,挎著柴刀和弩弓,仿佛從原始畫卷中走出來。遇到這樣的原生態生活場景,大家趕忙圍上去跟他們合影。
  在太陽下山之前,終于趕到了預定營地。營地很大,但地面略有起伏,亂石、雜草不少,需要清理;但營地的水源很理想:溪流底部有幾處泉眼,伸手下探,能夠感覺到突突上涌的水流,取水后只需粗略過濾就可煮飯。此外,營地周圍有不少枯死、倒伏的樹干和樹枝,無須砍柴,俯拾即是。營地另一端的巨石背后,有一道小瀑布,成全了幾個不怕冷的隊友前去“沖涼”,洗去一身疲勞。
  2、老窩村→念波依比湖上方營地
  站在營地,可俯瞰念波依比湖,這個山中湖泊雖然美麗,卻處于密林阻塞和野熊出沒的原生態環境中,無路可通達,只能遠觀。
  4月30日,由于整夜山水轟鳴,加上營地不平,很早就醒了。
  上午10點出發,立即開始攀登。隨著海拔的升高,植被從半枯黃的茅草慢慢轉變成五彩的杜鵑林和高大的針葉林過渡帶。遠處,灌木覆蓋的山壁上掛著幾道飛瀑, 身邊的高山杜鵑綻放出紫紅絢爛的花朵,穿行其間,仿佛置身仙境。這里溝谷深幽,人跡罕至,順著鋪滿杜鵑花瓣的山路繼續上行,跨過幾條山澗,穿過一大片密實的箭竹林,前方的山洼隱隱露出一座小木屋——那是以前架設輸電線路的工棚,現在是查線房,也是到達念波依比湖上方營地之前的最后一個較為平坦的營地。向導告訴我們,順著電線塔走就是翻越碧羅雪山的新路,比老路近多了,而且也沒什么難度,一天便可到達福貢縣城。我們堅持要走老路,為的是體驗這一路的艱難險阻,同時也欣賞絕美風景。   隨著海拔的升高,山路旁的背陰處開始出現積雪。剛看見雪景,大家還很興奮,但隨即天氣轉陰,漸漸下起雨來,小雨淅瀝不斷,積雪開始加深,路況變得更復雜了——積雪完全遮住了山坡上亂石間的流水,也隱藏了無數的竹根和石縫陷阱,行走之際,稍不留意就會踩塌積雪陷下去。經過兩個多小時的小心攀爬,我們終于抵達預定營地。
  站在營地上,可以俯瞰念波依比湖,這個山中湖泊雖然美麗,但卻處于密林阻塞和野熊出沒的原生態環境中,無路可通達,據說沒人能走到湖邊,因此只能遠觀。那湖面清澈、平靜,至今未被污染,是傈僳族山民心目中的圣湖。營地四周環繞著稀疏的箭竹和杜鵑林,在無雪的季節,風景肯定絕美,可現在積雪覆蓋,大家只能先砍些竹枝鋪在雪上,然后在竹枝上搭帳篷。我和隊友史迪威沒在積雪上扎營,而是在營地旁山壁上的一個天然巖洞里露營。
  這個巖洞較為低矮,呈喇叭形,口高內低,大小能容三四個人。洞口有前人留下的沒燒完的樹干,洞里的地面上也鋪著一些細竹枝,但因為洞頂有滲水滴下,使得洞內一片潮濕。我們搭起防水天幕,在地面的竹枝上鋪好地墊,放開睡袋,把大包放在洞口擋風。一番勞碌之后,巖洞竟還成了舒適的容身之所,于是有隊友把我們戲稱為“山頂洞人”。
  從向導那里拿來松明子,費了一番周折,終于點燃了濕柴。我脫掉潮濕的鞋襪,放在火堆旁烘烤,把腳伸進睡袋,頭朝外趴在洞口,又在旁邊用爐頭燒水、煮湯。當晚沒再下雪,風也不算大,在巖洞里并不太凍。
  3、念波依比湖上方營地→老窩山埡口→干地依比湖→馬施底營地
  埡口上,可見南北雪峰相連的壯觀景象,美得讓人窒息。往東北方向,可看見一條曲線優美、巖石嶙峋的山脊線,指向海拔4435.4米的老窩山頂峰。
  5月1日,天光漸亮,晨曦將天邊染成了明亮的紅色,又漸漸灑滿遠處的山坡。簡單喝了點稀麥片粥,便收拾背包繼續前行。這一天將從東往西,翻過海拔 4120 米的老窩山埡口,下到碧羅雪山西側的干地依比湖附近扎營,這段路程是整個行程中的高潮部分。
  我們左右盤旋,翻上幾個山頭,一路在積雪中行進。雪坡上,石縫與樹洞密布,讓人走得驚心動魄,不敢偏離向導留在雪坡上的腳印。慢慢爬升之際,眼前的景致開始凈化成黑白世界,耳邊只有自己的呼吸聲和腳下踩實積雪的聲音。不久,我們便爬上了一個漫長的大雪坡。開春后,連續的晴天使積雪有所減薄,也讓雪層松動了。雪面上有長長的痕跡,那不是動物的足跡,而是積雪松動后人往下滑墜時留下的痕跡。在這里,能望到對面那一排壯闊的雪峰,置身于這純白的世界,真讓人有一種振臂高呼的強烈沖動。
  中午 12點多,我們以斜上方的黑色懸崖巖石為目標,開始橫切大雪坡,此時積雪已沒到膝蓋,每走一步都需要伸腿踩實,才敢移動身體的重心,然后再拔腿向前踩踏……如此循環往復,很是消耗體力。一路上,驚呼不斷,隨著隊友的每一次驚呼,我的心都驟然抽緊,生怕他們的聲音會引起腳底坍塌和上方發生雪崩。在大雪坡上漸爬漸高,終于看清了念波依比湖的全景:墨玉般幽黑的湖面,平滑如鏡,深藏在雪山環抱之中,恬靜而神秘,可望而不可及。
  從懸崖底下橫切完大雪坡后,埡口已遙遙在望,坡度也相對緩和了一些,經過幾處露出雪面的巖石,下午兩點多,我們終于攀上了海拔4120米的埡口。
  埡口上,可以看見南北雪峰相連的壯觀景象,美得讓人窒息。往東北方向,可以看見一條曲線優美、巖石嶙峋的山脊線,指向海拔4435.4米的老窩山頂峰。5月初的大雪使得登頂線路危機四伏,因此我們只能近距離觀賞,幻想登頂后那 360 度絕美的全景:西觀怒江大峽谷、高黎貢山雄姿;南北看碧羅雪山一瀉千里的崢嶸群峰;東觀瀾滄江大峽谷、雪盤山、老君山。此外,頂峰東側下,還可看到7個高山湖泊相連的奇景。“三江并流”的壯美景色在此得以盡覽,所謂“無限風光在險峰”,也就莫過于此了。
  此時,天色依然陰沉,風也增強了,久留埡口會增加危險,于是我們趕緊下山。碧羅雪山西坡更陡,積雪更深。雪坡上,腳印被長長的拖痕代替了——那是走在前面的向導直接坐著滑下雪坡留下的痕跡,這樣雖然省力,卻異常危險,如果雪坡下面是懸崖,剎不住就很有可能會飛出去。山坡上的樹木周圍,時常會有一人多深的雪洞,掉進去也會有極大的危險。我在視線良好的雪坡上試著下滑了幾段,但終因太危險,不容易控制平衡和制動而放棄。
  正在艱難跋涉下降時,突然右后側傳來一聲驚呼,趕緊回頭望去,只見一位隊友的整條右腿全都陷進了雪里,掙扎好幾次都拔不出來。雖然我離他不遠,卻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叫他別亂掙扎,以免越陷越深。稍稍定神后,我繼續喊話,讓他放下背包,先用左腿跪坐,讓重心離開右腿,然后用隨身攜帶的大茶缸挖雪。就這樣,他費了好大工夫,才把右腿刨出來,脫離困境。
  好不容易下降到雪線下,路況卻更加糟糕:山上的雪水在這里匯入干地依比湖,湖邊原來封凍的沼澤已開始消融,薄冰之下流水潺潺,一連串踏破冰面的腳印指向前方。萬分小心地走過這一段,終于踏上了堅實的巖石山路,一顆懸著的心才落了下來。回望干地依比湖,平靜的湖面倒映著我們剛剛翻過的雪山,大家感嘆:這段路程簡直就是一次微縮版的翻雪山、過草地的“長征”。
  繼續前行不多久,山路被一條數丈寬的急流阻斷了。河流對面是清晰的路徑,而這邊卻是密不透風的箭竹林,讓人無法繼續往下游探路。正猶豫間,后面趕到的隊友帶來了向導的話:過河才是正確的路。于是我們撐起登山杖,咬緊牙關踏進冰冷的激流,走向當天的宿營地——馬施底營地。
  4、馬施底營地→達友村→福貢縣城
  穿行于山谷之間,時令又從冬季回到了春季。走出松蘿飄逸的山林,倒伏的巨樹邊,長滿剛剛抽出新芽的幼苗;巖石路徑兩側,高山杜鵑已陸續開放。
  5月2日是行程的最后一天,我們計劃順著馬施底山谷下行,步行16公里,經過達友村,然后下到怒江邊的公路上,再往北行進兩公里,到達終點福貢縣城。
  早晨收營時,向導說按前兩天的速度,我們要走10小時才能到怒江邊。于是9點不到,大家就已收拾完畢。此時,陽光已灑滿了營地兩側的山頭,再次回望碧羅雪山之后,大家開始戀戀不舍地下山。
  繞出營地山坳,就能看見遠處白雪覆蓋的高黎貢山,但還看不見山下的怒江峽谷。穿行在山谷之間,時令又從冬季回到了春季。走出松蘿飄逸的山林,倒伏的巨樹邊,長滿剛剛抽出新芽的幼苗;巖石路徑兩側,高山杜鵑已陸續開放。繼續下行,左側陡直的山壁上,有一道轟鳴的飛瀑,只見源頭,不見落底。站在山路邊,看著飛瀑撞擊山巖后隨風飄來的水霧,滋潤著周圍的萬物,令人神清氣爽。
  兩個小時后,山路開始平緩起來,路上還出現了幾只黑山羊,不知是野生的還是山下村民放養的。很快,我們走上了一條水泥路,旁邊有人工水渠,這說明離村子不遠了。但此時,我們又不知不覺走入了初夏季節,汗流浹背,酷暑難耐,看見路邊覆蓋山壁的苔蘚上滲出密密的水珠,沿著植物末梢小雨般地落下,就用小口缸接上半杯,抿入口中,感覺冰涼、甘洌;再用毛巾在水渠里打濕、擰干后披在頭上,是不錯的防暑措施。
  轉過一個山頭,已能從兩側深切的山谷底下看到一小段怒江,還有點綴在怒江對面高黎貢山山坡上的村莊。又前行了半個多小時,眼前豁然開朗,出現了梯田和房屋——抵達達友村。進入村莊,迎接我們的是老鄉們驚異的目光和友善的招呼。隨著海拔下降,這里的陽光更明媚,怒江峽谷里上涌的暖風,讓我們放緩了腳步,在村子籃球場邊的陰涼處休息。
  村里幾個返回福貢縣城讀書的學生,成了我們最好的向導,帶著我們走村穿巷,抄小路下山。雖然已接近行程的尾聲,可驚喜依然接連不斷:滿眼是氣勢壯闊的怒江峽谷,山坡上層層彎折的梯田,星星點點的綠樹竹林,剛柔相濟、和諧完美。站在達友村邊的山頭上,已能遙望到深藏在怒江峽谷中的福貢縣城了。

小草閱讀網 www.vgwvrj.icu

Copyright © 2002-2018 . 小草閱讀網 版權所有

Top
电子桌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