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您的當前位置: 小草閱讀網 > 心情日記 > 川西半脊峰實戰經驗,來自提高級技術型山峰的登頂報告|半脊峰

川西半脊峰實戰經驗,來自提高級技術型山峰的登頂報告|半脊峰

來源:心情日記 時間:2019-06-01 點擊: 推薦訪問: 實戰 山峰 川西

  你克服的不是山的高度,而是內心的高度。   聳立在四川省阿壩州理縣畢棚溝的半脊峰,海拔5430米,被登山界定為“提高級技術型山峰”,即適合具有一定登山經驗或登上過5000米級雪山的登山者。“五一”期間,13位來自全國各地的業余登山者,在經驗豐富的領隊率領下,以相對快捷的阿爾卑斯登山方式登山,在艱難與美景之間成功登頂……
  這原本是一座無名山峰,多年來默默聳立在四川省阿壩州理縣的畢棚溝內,直到2006年成都刃脊登山隊登上這座山峰后,才將其命名為“半脊峰”。
  半脊峰擁有中外罕見的古冰川,氣勢雄偉、浩瀚磅礴,而且伴有坡度、裂縫、冰斗等豐富的地形,很適合開展登山技能培訓和普及型攀登活動,在登山界被定位為“提高級技術型山峰”,適合具有一定登山經驗或登上過5000米級雪山的登山者。因此,每年都有不少人前來體驗相對快捷的阿爾卑斯式登山——僅攜帶少量的必需物資,在最短的時間內完成沖頂。
  半脊峰的登山大本營,設在海拔3500米的上海子接待站,距離成都290余公里,乘車5小時左右即可到達。目前,半脊峰的登山線路比較成熟,已經探出4條登頂路線:R1、R2、R3、R4,難度不一,但因為有冰川,其總體攀登難度在四姑娘三峰以上。登山過程中,需要建立BC、C1、C2營地,依次向上,平均坡度在45度左右。
  此次攀登半脊峰,源于一個理想——我常常想象自己坐在山之巔、云之上,看腳下云卷云舒……我覺得,登山時,面對的不是人,而是山,是整個大自然,我可以一個人高高地坐在山上,看山;也可以一個人靜靜地坐在云端,看云……
  1、 BC大本營(海拔3545米)
  在大本營進行兩天的適應性訓練;登山領隊曾50余次成功登頂半脊峰,因此可以說,他最了解半脊峰。
  5月1日,我們這支業余登山隊分乘3輛車從成都出發,經都江堰、汶川、理縣縣城,到達位于畢棚溝上海子的BC大本營。大本營海拔3545米,位于一塊平坦的空地上,四周樹木林立,后面是高聳入云的雪山。在這個時節,高原上的花草還沒完全復蘇,地面略顯單調。有好幾支登山隊來這里扎營,花花綠綠的帳篷猶如斑斕的花朵,遠遠望去很是好看。
  我們這支隊伍共有13名隊員,分別來自成都、廣東、上海、新疆等地,隊員們首先將在大本營進行兩天適應性訓練。領隊高松是個34歲的藏族小伙子,有著多年帶隊攀登雪山的經驗,曾經登頂海拔5527米的雪隆包、海拔6168米的雀兒山等技術型雪山。高松堪稱是中國半脊峰登頂次數最多的人,大約有50余次成功登頂。此行的7名持證高山協作,都是當地人。
  傍晚時分,畢棚溝顯得有些清冷。坐在路邊,抬頭便能看見白茫茫的雪山,山間零星地掛著幾道瀑布;再遠一點,落日的余暉把雪山照得金燦燦的。對于很少遠離城市和喧囂的我們來說,這樣的寂靜和美景是幸福的。
  太陽下山后,天色漸暗,所有隊員都集中在活動帳篷里,聽高松講解登山知識,包括高山病的預防(如腦水腫和肺水腫的基本特征)、登山基本常識、各種技術裝備的正確使用方法,以及高松本人攀登半脊峰的經歷。他教給了我們一種防止高山反應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趕在進山前拼命喝水,頻繁上廁所,直到尿液變得清澈為止。他還耐心地講解和示范了各種繩結的打法,包括最常用的8字結、蝴蝶結、雙扣結和漁人結。很多第一次攀登技術型雪山的隊員,都滿懷好奇地認真地學習。
  5月2日,登山培訓繼續進行,不過更深入了一些:上升器的使用、主鎖的保護、8字環下降以及過錨點時的自我保護。領隊還在大本營附近選了一塊模擬地形,在兩棵樹之間掛上可以受力的靜力繩,隊員們一邊依次使用上升器向上攀登,另一邊又練習以8字環下降。大家就這樣反復練習,目的是確保登頂時的萬無一失。
  此次攀登半脊峰,我們選擇了R2線路,因為途中有一小段難度稍大的攀冰路段,既可讓我們體驗到一定的難度,又可以提高大家的登山技能。
  2、BC大本營→C1營地(海拔4300米)
  今年的雪比往年都大,雪線特別低,上升沒多久就踏雪而行。跨過雪線之后,目力所及之處都是白茫茫的雪坡,唯一的顏色就是我們身上花花綠綠的沖鋒衣。
  5月3日,登山正式拉開序幕。
  這一天,我們的行程是從海拔3545米的BC大本營,上升到海拔4300米的C1營地。這個過程中,海拔上升了近800米,重裝徒步需要4個小時。
  上山的路開始于一片原始森林,路上積滿厚厚的苔蘚和枯葉。路邊的枯樹看起來似乎沒有生命,或高高聳立,或橫七豎八地倒在路邊,其實,這是它們還在繼續沉睡。一路上,隊友們走走停停,沿途欣賞風景、攝影。盡管大家的狀態都很好,但誰也不敢放松警惕,都留意著邁出的每一步。
  剛出了森林,又鉆進低矮的灌木叢。越往上走,植被越稀少。今年的雪比往年都大,雪線特別低,上升沒多久隊伍就開始踏雪而行。跨過雪線之后,目力所及之處都是白茫茫的雪坡,唯一的顏色就是我們身上花花綠綠的沖鋒衣。
  一路上遇見其他登山隊陸續下撤的山友,向我們反饋了山上的各種情況。他們大多數是成功登頂后下撤的,但也有少數人因為高山反應或體力不支,在C2營地便不再前進,直接原路下撤。下撤的人同樣令人尊重,大家都知道,不是每一次登山都能順利登頂。決定登頂的因素有很多:天氣、路況、時間、裝備、食物、體能、毅力……缺一不可。當你真正愛上了登山,就不再是純粹停留在對身體的鍛煉上,而是對自己的意志力進行艱苦磨煉。登山,是對自我身心的超越。登山者不可能征服那些超出自己身體極限的山峰,但只要努力,只要堅持夢想,就是一種超越。
  由于其他隊伍比我們先行,所以我們用不著修路,只需順著前人的足跡前行即可,因此一路較為順利。經過3個半小時的重裝跋涉后,下午兩點,全體隊員和高山協作都安全抵達了海拔4300米的C1營地。營地積雪很厚,超過了20厘米,我們選了一塊三面遮風的雪地搭建高山帳,13名隊員分別安排在5頂帳篷內。7名藏族協作在瑪尼堆旁掛上祭山的經幡,撒下花花綠綠的龍達,以求神靈保佑……   晚餐時,高山協作們傾力為大家奉上一桌豐盛的飯菜,堪稱極度奢華,是我以前自助登山時從未達到的標準:主菜是用高壓鍋壓的“紅棗當歸雞”,另外還有回鍋肉、青椒肉絲、西紅柿炒雞蛋、榨菜、腌制豆腐和可樂等,飯后還有蘋果。在海拔4300米的C1營地,這些物資全靠人力一步步背上來,多么艱辛,多么來之不易啊!隊員們吃在嘴里,感動在心里,幾個女隊員眼眶都濕潤了……
  3、C1營地→C2營地(海拔4900米)
  在距C2營地200米處,有一段坡度超過70度的大雪坡,容易發生滑墜。雪坡旁有一塊直立的巨石,當地人稱之為“生命之源”, 那就是C2營地的方向標……
  5月4日的行程,是從4300米的C1前進營地,上升到海拔4900米的C2沖刺營地。盡管海拔只上升了600米,但齊膝深的積雪,給我們的攀升帶來了很大的麻煩。視線能及的C2營地,直線距離其實不到兩公里,但我們卻從早上9點一直攀升到下午兩點才到達,過程也乏善可陳,一直是在大雪坡上攀升。不過,每當抬頭眺望遠處的皚皚雪山和泛著藍光的冰川,心里就總是感到舒暢。
  在距C2營地200米處,有一段坡度超過70度的大雪坡,如果徒手無保護,很難攀登,而且容易發生滑墜。雪坡旁有一塊直立的巨石,當地人稱之為“生命之源”,那就是C2營地的方向標,大家全都朝著它吃力地攀升。為了讓隊員們能夠迅速安全地通過,幾位藏族協作率先徒手攀上去,利用幾個雪錐固定了兩根長度100米的路繩,全體隊員才得以在最短時間內依次攀上這段雪坡。
  下午兩點,到達C2營地。營地建立在一塊略寬的雪坡上。為了盡可能把高山帳搭建平整,大家用冰鎬挖出一小塊平地,讓5頂高山帳一字排開。帳篷群兩側都是坡度超過45度的大雪坡,看上去頗為壯觀。
  稍作休整后,領隊在營地上方的雪坡選了一塊訓練場地,所有隊員開始結組訓練冰上行走、防滑墜保護、使用上升器和8字環,以及過錨點的安全保護。最關鍵的練習是,單人行進和結組行進時,發生滑墜時應該做出的安全保護。這些練習雖然枯燥乏味,卻在關鍵時刻能救人命。
  夜幕降臨,所有隊員吃過補充熱能的食物,就早早進入高山帳休息,為第二天的沖頂做好準備。但進帳沒多久,女隊員小婕和藍可便開始嘔吐,把胃里所有食物吐空后,還一直干嘔,高山協作拿來熱水和藥物,也未見成效,她們幾乎整夜未眠。還有一名來自廣東的隊員阿明,也出現了強烈的高山反應,腹瀉不止,一夜上了七八趟廁所。
  隊友都為這幾個隊員揪著心。為了攀登半脊峰,很多隊員提前兩個月就開始做準備,現在好不容易攀升到海拔4900米的C2沖刺營地,真希望他們都能熬過這一關,戰勝高山反應。我們是一個整體,把誰留在C2都不完美。
  強烈的高原反應,伴著腹瀉、惡心、干嘔、厭食,3名隊員在狂風暴雪中,煎熬著度過了他們今生最難忘的一夜。
  4、C2營地→沖頂(海拔5430米)
  離頂峰越來越近,我的步伐也越來越沉重,不過,憑借以前攀登多座5000米級雪山的經驗,在早晨7點一刻,我作為第一名隊員成功登頂半脊峰。
  5月5日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天,因為我們將完成沖頂。
  凌晨4點,所有隊員都起了床,做沖頂前的最后準備。領隊檢測了3位高山反應嚴重的隊員的體態,確認幾人體征正常,在征求本人意愿后,決定把全體隊員分為兩組,結組攀登。
  4點30分,全體隊員出發,A組6人,B組7人。出發時狂風中夾雜著雪花,打在臉上生疼,但此時,13名隊員心中只有一個共同的信念:只要不出現極度惡劣的天氣,就一定要成功登頂!這樣的信念鼓舞著那幾位高山反應嚴重的隊員,同時,他們想沖破身體極限的勇氣,也深深感染了其他隊友。
  夜色中,我們的頭燈閃閃爍爍,極像高原上的星星,伴著我們在風雪中艱難前行。因為前方積雪太厚,為了安全,領隊決定改走傳統的R1路線——從山體南坡的最左側橫切面攀登。這條線也是唯一可以不用攀冰的路線,難度相對較小。我們經過一段大雪坡后,取消結組,開始利用上升器和主鎖保護進行單人攀登。
  突然,前一夜高山反應嚴重的小婕又出現了狀況:她感覺四肢乏力,輕度頭暈。高山協作勸她下撤——在登山過程中,當條件不允許時,理性下撤比強行登頂更讓人欽佩。此時,海拔已到了5200米的冰川以上,小婕遺憾地哭了起來。她脫下雪鏡和面罩,懇請高山協作再給自己一次機會,她相信自己再努力一點,就適應過去了!她紅著眼說:“只要你們不放棄我,我一定不放棄自己!”小婕對雪山的向往,對人生高度不輕言放棄的決心,打動了每一個人。那一刻,大家都嘆服于她頑強的意志,異口同聲地齊呼:“加油!加油!”。客觀地說,這樣的行為很不理智,因為生命只有一次,而山卻一直在那里——即使錯過這次登頂,以后還有很多機會。領隊在仔細查看她的情況后,判斷她是因為沒有休息好而導致體力不濟和輕微的高山反應,但并無大礙。于是,領隊特意安排了一位協作緊隨其后,一對一地協助她繼續前進。
  此時離頂峰越來越近,我的步伐也越來越沉重,不過,憑借以前攀登多座5000米級雪山的經驗,在早晨7點一刻,我作為第一名隊員成功地站在了海拔5430米的半脊峰之巔。坐在山頂等隊友到來時,不由得感慨萬千:無限風光在頂峰,有幸飽覽能幾人!那種令人熱血澎湃的豪情壯志,鼓勵我一次次登上巔峰。7點58分,全體隊友成功登頂。
  在沖頂的過程中,必須注意的是:在夾雜著雪花的氣候下,海拔直線攀升,對人的體力和毅力是很大的考驗;其次是要合理分配體力,掌握好攀登節奏,防止失溫,少量的體能補充(食物和熱水)也必不可少;最后要保護好自己的身體——沖頂路段氣溫都在0℃以下,必須做好防凍;太陽升起后,還要防曬——雪地里的紫外線照射是平地上的好幾倍。
  在半脊峰的攀登過程中,阿爾卑斯式登山發揮得淋漓盡致——也就是用最短的時間、最短的路線登上5430米頂峰。而與之相對的喜馬拉雅式登山,則是指在登山過程中要反復適應、修路、逐步建立高山營地并儲備物資,多天完成登頂。
  5、下撤
  登山——頂峰不是目標,登頂也不算結束,只有全體隊員平安撤回大本營,才算得上真正的成功。
  全體隊員成功登頂后,與全體協作合影留念,大家都洋溢著成功的笑容,那份豪情只有親身經歷過才會明白。這么多天的努力和付出,讓我們終于實現了自己的夢想。
  然而領隊一再提醒,上山容易下山難,不要因為登頂的喜悅,就沖淡了下山的安全防范意識,登山——頂峰不是目標,登頂也不算結束,只有全體隊員平安撤回大本營,才算得上真正的成功
  早上8點30分,我們開始下撤,沿著來時的攀登路線,利用8字環或抓結下降。下撤途中,仔細看了看走過的山壁,簡直不敢相信自己就是從這條路線登頂的:腳下是坡度超過70度的大雪坡,遠處是濃厚的云海,云海之上,矗立著連綿的無名雪山。這種山之巔、云之上的感覺,足以讓每一位登山者熱血澎湃。如果說旅行是一種生活方式,那么登山就是一種生活態度——你克服的永遠不是山的高度,而是自己內心的高度。
  原計劃這一天下撤到C1營地,但由于我們下撤得早,大家的體力也都很充沛,因此當天下午5點,全體隊員一路安全地撤回到大本營,傍晚6點20分再回到理縣縣城,此次攀登半脊峰的活動就此圓滿結束,等待我們的是幾桌豐盛的慶功宴。

推薦內容

小草閱讀網 www.vgwvrj.icu

Copyright © 2002-2018 . 小草閱讀網 版權所有

Top
电子桌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