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您的當前位置: 小草閱讀網 > 心情日記 > 歐元區主權債務危機的原因與啟示:歐洲主權債務危機的原因

歐元區主權債務危機的原因與啟示:歐洲主權債務危機的原因

來源:心情日記 時間:2019-05-11 點擊: 推薦訪問: 主權 債務 債務重組

  【摘要】歐元區國家(包括希臘、葡萄牙、愛爾蘭、意大利和西班牙)接連出現主權債務問題,并引發了人們對于歐元前景的擔憂。歐元區主權債務危機的發生,既有希臘等歐元區弱國本身的原因,更反映出歐盟國家一體化進程中普遍存在的一系列長期性、結構性和制度性經濟社會問題。因此,這次歐元區債務危機的發生,對于進一步推進區域貨幣一體化進程的重要啟示在于:加強成員國之間宏觀政策的協調、積極完善各項制度建設并保證其執行力、探討建立區域穩定機制。
  【關鍵詞】主權債務危機 溢出效應 貨幣合作
  一、問題的提出
  由美國次債危機引發的全球金融危機的陰影還未散去,國家主權債務危機又在世界許多國家悄然爆發。冰島債務危機、迪拜債務危機的相繼爆發,已經給世界經濟復蘇蒙上了一層陰影,而近期國家債務危機又在歐元區蔓延開來,使整個世界經濟更是雪上加霜。2009年4月,愛爾蘭財政危機曝光,2009年12月隨著全球三大評級公司惠譽、標準普爾、穆迪下調希臘主權評級,希臘的債務危機爆發,之后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等國頻頻爆出財政狀況惡化,從下圖1可以看出,歐元區國家2009年政府財政赤字占GDP的比重排在前三的依次為愛爾蘭、希臘和西班牙,遠遠超出歐洲的平均水平6.3%。歐元區前兩大經濟體德國和法國2009財年的財政赤字占GDP的比重也分別高達3.3%和7.5%,也超過了1997年6月歐盟成員國制定的《穩定與增長條約》規定的3%的上限,而2010年歐元區國家債務占GDP的比重排在前三的依次為希臘、意大利和比利時,其中希臘的債務是GDP的1.24倍。歐洲債務危機正演變為歐洲系統性危機。受此影響,全球金融市場出現大幅震蕩,歐元出現大幅度下跌,而美元則節節攀升,美元指數曾從70多一直上沖到90以上,而歐元與美元的兌換比例從1.45:1左右迅速貶到1.2:1,創下歐元發行以來的歷史最低值,全球股市從2010年2月初以來出現較大幅度的波動。
  一段時間以來,恐慌性氣氛一直籠罩在歐洲各國,甚至整個世界。希臘債務危機、歐洲債務危機一時間成為各大媒體和學者“熱議”話題。對于希臘債務危機發生的原因眾說紛紜,這包括希臘自身的財政狀況惡化、歐元區統一的貨幣政策與各國獨立的財政政策的制度缺陷,還有分析人士認為歐元區債務危機發生的原因是國際金融炒家的投機炒作,投資者的炒作不斷抬高希臘政府的融資成本,加劇了希臘政府的財務困境。同時投機者的炒作放大希臘“債務問題”,使其升級為“主權債務危機”。這些分析都有道理,但不夠全面,也沒有深入分析這次債務危機發生的深層次原因。筆者認為,研究歐元區債務危機更重要的意義在于從這次歐洲債務危機中我們應該得到什么啟示,歐盟、歐洲中央銀行在解決歐洲債務危機能發揮多大的作用,歐洲貨幣一體化過程中建立的各種合作機制還存在哪些缺陷,對于這些問題的研究無疑對我們亞洲正在推進的貨幣合作具有重大的借鑒價值。
  二、歐洲主權債務危機誘因分析
  (一)歐元區各國宏觀經濟結構失衡
  1.歐元區主要成員國經濟狀況。歐元區成員國經濟發展差異性的存在,特別是東歐國家加入歐元區以后,歐盟國家經濟發展的差異更明顯,這成為歐元穩定運行的一大障礙,也使歐元區經濟在受到外部沖擊時,顯得異常脆弱,成為誘發歐元區債務危機的原因之一。從下圖2、圖3可以看出,歐盟國家中經濟增長率差異比較明顯,2000年至2007年,愛爾蘭、斯洛伐克、保加利亞、斯洛文尼亞、捷克、希臘、波蘭經濟增長率平均值都在4%以上,而意大利、葡萄牙、德國經濟增長率平均值在2%以下。從通貨膨脹率水平來看也存在明顯差異,2000年至2008年期間,保加利亞、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亞、匈牙利通貨膨脹率平均水平在5%以上,而德國、英國、瑞典低于2%的水平。歐元區整體經濟運行情況在2007年以前,基本保持穩定增長,但2007年以后,出現了明顯下滑,英國、德國、荷蘭、意大利、瑞典、丹麥都出現負的4%以上的經濟增長率。
  2.歐元區主要成員國政府財政、債務狀況。歐元區國家經濟增長比較緩慢,歐元區國家政府財政赤字、政府債務占GDP的比重一直保持較高水平,并且遠遠超過《穩定與增長公約》所規定的標準。這一問題曾經引起了歐盟執委會和歐洲中央銀行的重視,歐盟理事會也多次討論這個問題,但由于成員國之間的分歧比較大,最終都沒有得到很好的解決,為最終歐洲債務危機的爆發留下了隱患。表1反映了歐盟一些國家政府財政赤字和債務情況,2006年以來,希臘、愛爾蘭、意大利、葡萄牙、西班牙、英國等國政府財政狀況日益惡化,政府債務也是節節攀升。到2009年,政府財政赤字占GDP比重排在前三的是愛爾蘭、希臘和英國,分別達到14.3%、13.6%和11.5%,政府債務占GDP比重排在前三的依次是意大利、希臘和比利時,分別達到115.8%、115.1%和96.7%。
  (二)美國次債危機的溢出效應
  經濟全球化和金融國際化的發展,使整個世界經濟聯系越來越緊密,也使國際金融市場中的各個子市場彼此高度相關,成為金融危機傳染的一個重要渠道。金融危機的傳染可能通過各個國家實體經濟之間的聯系進行,如密切的貿易和投資往來、相似的宏觀經濟結構、共同的債權人等。但心理因素對于金融危機傳染同樣不可忽視,如金融恐慌、羊群效應、信心危機等,此時金融危機的傳染與實質經濟并沒有本質的聯系。[1]
  Masson(1998)[2]認為金融危機的傳染主要通過兩個機制進行:季風效應和溢出效應。
  前者是指當一國發生危機時,國際金融市場的系統性風險提高,無風險利率會上升,國際金融市場出現緊縮。無風險利率的上升通常以工業化國家提高國內的基礎利率并進行貨幣政策調整開始,最后擴散到整個國際金融市場。
  后者是指當一國(尤其是發展中國家)發生金融危機時,國際金融市場會提高對其他相似國家的風險溢價,索取更高的回報率, 使得這類國家的融資成本上升。   1.美國次債危機對歐盟經濟的沖擊。2007年8月,美國“次債危機”爆發,2008年9月,隨著雷曼兄弟公司的破產,次債危機升級,并迅速席卷全球,引起全球金融市場的動蕩,其中對歐洲的沖擊最大。這是因為歐洲銀行業是美國住房抵押貸款和相關證券市場的主要投資者,他們特別熱衷于投資美國的信用衍生品。而這次美國次債危機恰恰起源于美國金融衍生品市場,歐洲遭遇的風險可想而知。從圖2可以看出,2007年后,歐洲各國經濟迅速下滑,到2009年底,許多國家經濟出現了負增長,德國、荷蘭、意大利、英國出現了4%以上的負增長。金融危機對歐盟經濟的影響首當其沖的當然是金融業,歐洲的許多銀行、保險公司通過設在美國的分支機構參與美國信貸市場的整個過程,購買了大量的證券化金融產品,造成資產大量損失。金融危機很快蔓延到實體經濟,流動性的嚴重短缺直接影響到企業與銀行間的借貸關系,影響到企業的正常運營和投資,給整個實體經濟帶來了前所未有的風險和危害。[3]以這次歐元區債務危機的起源地希臘為例,希臘在歐盟經濟體中屬于經濟欠發達國家,工業相對落后,海運、旅游和僑匯這三大外需型產業是希臘獲取外匯收入的支柱產業,而金融危機的爆發,對這些產業的沖擊最嚴重,這些支柱產業的萎縮直接導致了希臘財政收入的銳減。
  2.歐盟國家對于金融危機的救助,進一步惡化了政府財政收支狀況。在金融危機困境之下,政府撥出巨資救市幾乎已成為唯一的板斧,而斥資救市的結果必然是公共財政赤字激增。面對美國市場需求減弱和新興市場需求不足的困境,歐洲難以再靠外部需求來拉動經濟增長。而只能依靠刺激性的財政政策鼓勵投資和拉動內需,從而促進經濟增長[4]。龐大的財政赤字刺激計劃將導致許多歐洲國家財政狀況進一步惡化。
  (三)歐洲貨幣一體化過程中制度的不完善
  1.歐盟自身的制度缺陷。歐洲經貨聯盟中貨幣一體化的最大弊端在于,統一的貨幣主權和分散的財政主權,造成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的沖突與錯配。對歐元區各個國家來說,其宏觀調控的首要目標是本國經濟增長。在向歐洲央行讓渡了貨幣主權后,失去了貨幣政策的獨立性,一旦遭受外來沖擊時無法獨立使用匯率政策等貨幣政策工具來應對,只能更加倚重財政政策,容易造成赤字和債務負擔普遍超標;而對歐洲央行來說,其單一目標是平抑通脹、維持歐元對內幣值穩定而非各國的經濟增長,當各國經濟景氣狀況不一致,或者某一國家遭受外部沖擊時,實施單一貨幣政策的歐洲央行面臨“眾口難調”的窘境[5]。
  2.歐盟過度的擴展,增加了歐盟的協調難度。2004年5月1日,歐盟啟動了舉世矚目的東擴計劃,波蘭、馬耳他、斯洛文尼亞、斯洛伐克、立陶宛、塞浦路斯、愛沙尼亞、匈牙利、拉脫維亞、捷克等10個國家正式加入歐盟。此次東擴極大地提升了歐盟的經濟實力和在國際上的政治地位,但與此同時許多矛盾和問題也日益顯現。這體現在,一是東擴后歐盟內部組織制度和決策機制需要相應改革,本來歐盟內部制度改革滯后就飽受質疑和批評,歐盟東擴無形中增加了改革的難度。二是歐盟成員國之間的經濟發展水平差異性進一步擴大,尤其是新老成員國之間經濟結構、國家福利、稅收、勞動力結構等方面差異明顯。這也增加了未來統一貨幣政策實施的難度。
  三、歐洲主權債務危機對于東亞貨幣合作的啟示
  歐元自誕生以來已迅速成為僅次于美元的第二大國際貨幣。在國際貨幣體系中,歐元削弱了美元在國際貨幣體系中的霸權地位,使國際貨幣體系呈現多元化格局。歐洲一體化50多年的歷程早已在成員國間形成合作的傳統和妥協的機制,它們會為共同的利益而彼此合作。歐洲一體化進程并非一帆風順,中間經歷了不少挫折。每當外界由此引發對歐洲一體化進程和歐盟的發展前景的擔憂時,歐洲人用自己的行動化解了一個個危機,推動歐洲一體化進程。這一次也不例外,歐盟已經拿出了救助希臘債務危機的措施,歐盟各成員國正在共同攜手度過這次債務危機。因此,我們不能因為一次債務危機的發生,而對歐元失去信心,不能因為歐元遇到的暫時挫折,而懷疑區域貨幣一體化的趨勢。相反,我們應該從中吸取教訓,逐步完善各項制度建設,積極推動我們亞洲的區域貨幣一體化進程。
  1.加強成員國之間宏觀政策的協調。東亞貨幣合作面臨的困難和問題比歐洲貨幣一體化過程中遇到的問題和困難要復雜得多。特別是東亞國家經濟發展水平、政治制度和社會文化差異非常明顯,因此加強成員國之間的宏觀政策協調顯得更為重要。推進亞洲貨幣一體化進程,需要建立類似歐洲理事會、歐盟委員會、歐洲議會這樣的超國家的機構,并賦予這些機構更多的立法權、司法權和行政決策與執行權。必要時各成員國可以讓渡部分財政權力,與貨幣聯盟統一的貨幣政策進行協調,保證各成員國宏觀經濟的穩定。
  2.強化制度的約束力。1991年12月,歐洲經濟共同體成員國首腦在馬斯特里赫特召開會議,通過了《經濟和貨幣聯盟條約》和《政治聯盟條約》,即《馬斯特里赫特條約》(以下簡稱《馬約》)。該條約經各國議會批準后于1993年1月1日生效。為保證歐洲單一貨幣的順利推進,《馬約》還提出了實現單一貨幣的五條趨同標準:一是成員國的通貨膨脹率不得高于通貨膨脹率最低的三個國家平均值的1.5個百分點;二是各國政府債務總額不得超過其國內生產總值的60%;三是成員國的長期利率不得超過最低的三個國家的平均值的2個百分點;四是各國政府的預算赤字不得超過其國內生產總值的3%;五是各國政府必須控制匯率波動,至少在兩年內不突破歐洲匯率體系規定的狹窄幅度。同時歐盟制定的《穩定與增長公約》對歐元區成員國財政赤字和公共債務水平有嚴格的規定,并且對超標也有懲罰措施,但自歐元區1999年成立以來,成員國財政赤字和公共債務超標的情況就時有發生,但都沒有引起歐盟的足夠重視。希臘在加入歐盟時,在《馬約》規定的5條趨同標準中,有2條不達標,并且加入以后,僅有2006年的財政赤字小于GDP的3%。這反映了歐盟在制度的執行力方面存在嚴重問題,制度的公信力和約束力大打折扣。目前,東亞貨幣合作處在制度建設階段,一方面要保證制度建設的完善性和前瞻性,更重要的是保證未來各種制度的執行力和嚴肅性。
  3.建立危機的預警和救助機制。歐盟在救助希臘問題上的拖延和反應遲鈍,反映了歐盟缺乏有效的危機預警機制和救助機制。國際三大信用評級機構穆迪、標準普爾和惠譽于2009年12月初先后調低了希臘國債的信用等級,引起了一連串針對希臘債務的炒作,從而引發了歐洲債務危機。因此,歐盟需要建立自己的信用等級評估體系和評估機構,以便對危機進行早期預警。隨著金融國際化發展,金融風險日益加大,金融危機發生更加頻繁,因此建立危機的救助機制顯得更加重要。2010年2月,歐洲政策研究中心發布了中心主任丹尼爾·格羅斯和德國銀行駐倫敦首席經濟師托馬斯·梅耶聯合署名的動議:建立歐洲貨幣基金(EMF),以應對歐洲的主權債務危機,但最終目的是在歐洲重建金融市場秩序,維護歐元區和歐盟的金融穩定。東亞地區大多數國家經濟規模較小,金融系統相對脆弱,在未來的貨幣合作中建立區域穩定機制尤為重要。
  注 釋
  {1}數據來源:東方財富網:http://topic.eastmoney.com/europedebt。
  {2}數據來源: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網站數據整理。
  {3}數據來源:同2
  {4}數據來源:歐盟委員會統計網站:http://epp.eurostat.ec.europa.eu。
  參考文獻
  [1]馮雁秋.債務危機傳染過程中的季風效應與溢出效應: 理論與政策【J】,經濟科學. 2003,(1):43—48.
  [2]Masson,Paul.1998.“Contagion: Monsoonal Effects,Spillovers and Jumps between Multiple Equilibria,”mimeo,IM F.
  [3]裘元倫.金融危機沖擊下的歐盟經濟【J】.求是,2009,(6):57-59.
  [4]余翔.歐盟當前經濟形勢及其影響【J】.國際資料信息,2009,(3):25-26.
  [5]丁純.從希臘債務危機看后危機時代歐盟的經濟社會狀況【J】.求是,2010,(7).
  作者簡介:喻曉平,山東工商學院經濟學院副教授,研究方向:貨幣金融合作與監管、區域金融。

小草閱讀網 www.vgwvrj.icu

Copyright © 2002-2018 . 小草閱讀網 版權所有

Top
电子桌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