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您的當前位置: 小草閱讀網 > 心情日記 > 海南省委書記 肖杰,三沙市長這一年

海南省委書記 肖杰,三沙市長這一年

來源:心情日記 時間:2019-05-05 點擊: 推薦訪問: 沙市 肖杰 這一年

  這是一個最會“算計”的市長,因為上任后的日子,他都是用天來計算的   這個城市,盡管陸地面積最小、然而海洋面積最大,所以管轄面積卻最大;這里設市時間最短、人口最少,地位最特殊……或許在中國,沒有哪一座城市像它那樣,神秘而又陌生。
  這里,就是海南省三沙市。
  2012年6月21日,民政部網站刊登《民政部關于國務院批準設立地級三沙市的公告》。國務院批準撤銷海南省西沙群島、南沙群島、中沙群島辦事處,設立地級三沙市,管轄西沙群島、中沙群島、南沙群島的島礁及其海域。三沙市人民政府駐西沙永興島。
  公告一出,外界猜測頗多,而最大的話題就是:這座新城的第一位市長會是誰?一個月之后,謎底揭曉,51歲的原海南省農業廳廳長肖杰在三沙市第一屆人大第一次會議上全票當選該職,同時任中共三沙市市委書記。
  “這既是無上的光榮和無比的幸運,也是全新的任務、全新的挑戰和全新的考驗。”肖杰說:“這個書記和市長不是一般的書記、市長,因為沒有別的同樣的地級市可以參照。為了三沙的穩定發展,為三沙人民的福祉,我們只能殫精竭慮,拼搏奉獻。”
  如今一年已經過去了,在這片土地上,市長肖杰是否兌現了自己上任之初的承諾?
  “三沙的成立我是按天來算的”
  “三沙有多遠?三沙究竟有多大?”或許很多人還不了解。
  在三沙,最大的島嶼是永興島,陸地面積也只有2.13平方公里,但是三沙管轄西沙群島、中沙群島、南沙群島的島礁及其海域達200多萬平方公里,這就相當于我國國土面積的四分之一。從海口到三沙永興島,風平浪靜的時候,需要20個小時的船行才能到達;從海口到三沙最遠的曾母暗沙,海路距離有2000多公里。按現在一般每小時30公里的船行速度需要近10天的時間,續航能力不夠的船根本去不了,沒有相當體力的人也是去不了的。
  肖杰介紹說,三沙幅員遼闊,戰略位置重要,遼闊的海域里蘊藏著中國80%的海底油氣資源,中國30%的進出口貨物必須經過三沙水域運輸。“這里是中國固有領土,是先民生活的地方,維護好、開發好三沙,是‘中國夢’的組成部分,是中華民族復興的組成部分。”顯然,要成為這樣一個城市的市長,對肖杰來說,無論是能力、精力、體力上都是巨大的考驗。來三沙之前,他在海南省科技廳和農業廳相繼任廳長近10年。“我個人對三沙一直非常關注,但從沒想過由我去擔任市委書記和市長。但那時是一天也容不得耽誤,更容不得自己想太多。”肖杰說。
  雖然知道任務艱巨,但誰也不曾想到,困難來得如此之快。2012年7月21日,肖杰從海口坐船到西沙的永興島參加23日的人大會,可是船在海口等了7個小時就是沒辦法開,因為臺風來了。
  “船長、海事等各個方面一直在研究能不能開船,船長認為從海口過去路途需要20個小時,有可能會遇到臺風,所以不敢開。結果我們從下午兩點一直研判到晚上7點,如果再不開船,23號的人大會就開不了,24號的掛牌成立儀式就不能如期舉行。一天、一小時都不容得耽誤。”肖杰說:“我們經過多方面研判,在安全保障的基礎上,終于開船了。”
  “上任之后,工作是不是比自己計劃中的更為艱難?”
  “雖然很難,但都在掌握之中,上任后半年我就跑了大半個三沙,七連嶼、永樂群島、甘泉島、鴨公礁……最長的一次到南沙去調研,坐船從三亞到南沙,在路上走了9天8夜,到那里去慰問我們的漁民,慰問我們的駐島部隊。一共9天8夜才走了一大塊還沒走完,最遠的地方還沒有去。海船顛簸,很多同事都是吊著點滴前行的。長期的海上航行會讓人暈船,吐得厲害,倘若沒有一點意志或者沒有足夠的耐力的話,根本堅持不下來。那一年的大年三十是在趙述島過的。大海看一兩天感到新奇,長時間置身其中就會特別孤獨,沒有人講話,沒有手機信號,風浪一起,甚至都不知道身在哪里。為什么我們陸地已經到了飛機、高鐵時代,海上的生活仍這么艱苦?三沙太需要開發建設了!如果我們建造更大的、更快的船,海上的路途就不會那么遠;如果我們把島際交通建起來,漁民的水、米、蔬菜補給跟上,生活就不會那么苦。”
  肖杰應該是一個最會“算計”的市長,因為上任后的日子,他都是用天來計算的。他一直在說100天、150天、200天三沙的變化,而來北京參加“兩會”的日子,正好是他上任220天,為什么會這么精確地計算時間呢?他說,因為工作的壓力特別大,如果沒有這種緊迫感,在這個地方可能就做不了太多的事情。國家的重視、人民的期待,這樣的重任沉沉地壓在了他的身上。
  “希望大家都來三沙做客”
  雖然工作很是辛苦,但是說起三沙一點點的變化,肖杰著實有些興奮。
  “我們的政權已經基本組建起來了,包括我們市級的政權,基層的政權都組建起來了。因為一個地級市的成立按照慣例都有一個籌備的過程,一般先成立一個籌備組來籌備,經過半年或者更長時間成立起來。而我們是一天都沒有耽誤,一邊成立政權一邊內部運轉,要制定一系列的規章制度。”肖杰說,“在三沙這個特殊的地方,我們用特殊的辦法來克服特殊的困難。沒有可借鑒的那就靠自己去摸索,我們這幫人怎么去工作,永興島、海口、北京怎么共同開展工作,大家的分工、責任都需要運作起來。現在政權基本起步,運轉是良好的,另外我們的基礎設施,特別是交通條件也有所改善。”
  很多人都知道,三沙往來海南島的主要補給船是“瓊沙三號”,從海南島的文昌開到永興,一個月開一到兩次,一次可以補給淡水200噸,蔬菜等日用品200噸左右,如果碰上冬天的寒流或者夏秋的臺風,有時候一個月都開不了一班,最長的時候,兩三個月都去不了。船開不了,永興島上面的水、糧食、蔬菜就沒有了保障,甚至最困難的時期,連稀飯都喝不上。生活如此,精神上更是空虛,長時間和外界沒有交流,島上人的心情和心態就會很壓抑。
  為了改變現狀,建市后肖杰做的第一項工作就是增加航次。將補給船改為每周一班,給島上供水、供糧、供菜,為人員入島提供方便。即便如此,肖杰并不滿足,他還要再造一條交通補給船,這一想法得到了國家有關方面的支持,現在前期招投標、設計工作已經完成,預計在2014年上半年就能夠投入使用。”   “千萬不要以大陸思維想三沙的建設,我們不搞房地產,環境保護是我們發展的基礎,現在需要學習的還有很多,要做的也還有很多:建污水處理廠、垃圾處理中心、海水淡化廠、太陽能發電、一期碼頭改造、島際交通建設、植樹造林、文物保護。”肖杰說,“我們三沙人非常好客,我希望有人來,只要看到人來就很高興。”
  基礎設施建設緊鑼密鼓,三沙市旅游何時開放?這是今年“兩會”上不少記者拋給肖杰的問題。可以說赴西沙旅游,一直受到國內外游客的關注。旅游航線尚未開通,不少游客已經鋌而走險。今年1月,24名“驢友”在西沙海域遭遇意外被困4天;沒過多久,一艘無證游艇因擅自前往西沙海域游玩被三亞海事部門依法查處……可見,游人對神秘的三沙充滿了向往,肖杰回應說:“這樣等待的時間不會太久,建造郵輪、確定航線,這項工作已經基本完成。旅游的路線和景點、著陸點也基本上確定,制定安全保障各項措施也正在研究當中。特別是我們對旅游的要求、規則已經做了一些要求。這項工作正在有序地準備,根據情況,擇良機啟動。”
  果不其然,2013年4月28日,由“椰香公主”號郵輪執航,備受關注的海南三沙特色旅游首航搭載包括相關部門及旅游界人士、來自國內各地游客等約200多人展開為期四天三晚的西沙之旅。由于三沙特色旅游首航仍屬于“試水階段”,郵輪起航后經過瓊州海峽、七洲列島,于次日一早抵達西沙北礁,上午抵達西沙永樂群島,4月30日下午返航,次日中午抵達海口。“椰香公主”在永樂群島期間,游客在鴨公島、全福島參觀,并可在附近海域開展海上旅游活動,夜宿“椰香公主”號船上。
  對話肖杰
  《中華兒女》:200多萬平方公里的海域面積需要你們去管理,你們現在有多少人?日常工作是不是特別辛苦?
  肖杰:我們人很少,沒有幾個干部。所以花出去的行政費用也沒有多少。因為三沙很特殊,所以這個地方一定要軍民融合,才能共同管理好這樣一個遼闊的海域。當然不僅僅是我們,國家在海洋管理方面還有很多部門,如海監、漁政、海事等等。原來沒有政府,我們對外管理這片海域與島礁的時候一定是多個方面形成合力,單靠一個方面的力量是遠遠不夠的。
  《中華兒女》:三沙市政府提出建設“主權三沙、幸福三沙、美麗三沙”的目標理念,您怎么解釋“主權三沙”?
  肖杰:主權三沙,首先當然是海上維權。我們的夢想是實現全海域常規化、全覆蓋式巡航,并有一定的協同處理危機的能力。目前三沙海域的幾支涉海行政執法隊伍還是分別巡航,范圍基本是在西沙海域。我們即將展開海上綜合行政執法試點,把海監、漁政、海事等聯合起來,建立信息共享平臺,平時輪班巡航,必要時聯合行動,為國家實現海上聯合執法體制的創新積累經驗
  《中華兒女》:這一年,三沙有了哪些顯著的變化?
  肖杰:三沙市設立之初是白紙一張。一方面意味著好謀劃,但另一方面意味著基礎薄弱。一年來,除了供給船的往返次數增多,永興島垃圾處理、污水處理和海水淡化工程也已啟動。原來島上主要靠雨水收集,飲用水從海南島補給,部分提取地下水。新建的海水淡化廠每天生產1000噸淡水,島上生活用水以及綠化工程用水基本可以滿足。到2015年就可以停止采用島上的地下水。還有一項重要工程——人民醫院的樓體建筑已封頂。未來應該是有直升飛機可以進行島礁之間的救援。三沙市起步時是靠爭取政府的投入,而未來的發展是要提高開發海洋資源的能力,開發海海洋資源就包括大眾所關注的三沙市的旅游開發。
  《中華兒女》:不少國內外游客對三沙頗為向往,這個項目,我們目前進展如何?
  肖杰:情況有些復雜,首先面積太大,還有就是海洋資源受自然影響大。如風、浪、天氣等。我們的旅游規劃需要明確,如開發哪個島的旅游業務,哪個島礁有較好的開發前景,以及上島之后的安保措施等問題。海洋旅游開發和陸地旅游開發有著很大的區別。我們省委省政府說突破口,那就是西沙的郵輪旅游。郵輪旅游可以把垃圾和污水處理很好的解決。如把游客帶來的垃圾再帶回去,不會污染旅游地,對環境資源生態壓力相對較小。海航集團港航控股已經購買或者建造了大型郵輪,我們正在全力準備,準備工作做得越充分,游客就會更滿意。
  《中華兒女》:您認為南沙需要多大程度的供給?
  肖杰:需求量日益增加。其實重要的不是體現供給量多少,而是體現國家對這個地方的管理,對這個地方的補給能力,給這個地方的生產生活提供便利。目前來說主要是漁業,我們每年在這個地方作業的漁船有300到500艘,我們目前規劃建造補給機制。建碼頭造船,就像一個鏈條。不能幾千公里才有一個補給點,這樣工作起來就很困難。應該是不斷地有一條補給鏈,每個地方都應該有一個補給點。如果沒有這個補給點,你的行政管理,管控面就非常的小。這個補給鏈就是我們國家對三沙這么遼闊的海域管理,服務,執法的一個重要平臺。例如從海南島到南沙的島礁上都可以打電話,畢竟通信信號也體現了國家的主權存在。
  《中華兒女》:現下,中國漁民在南海最遠去哪里捕魚?
  肖杰:我們的漁民祖祖輩輩都在三沙從事漁業生產。我過去在海南省瓊海市當市委書記,潭門港的漁民經常到三沙作業,最遠到曾母暗沙,那里是北緯3度35分左右。現在在那里,我們漁民的生產安全應該說還是能得到保障的,盡管有各個方面的復雜形勢,也有一些危險,但是總體我們有漁政船、海監船巡航保護,實現了海監船和漁政船的常態化管理。加上通信條件有了改善,隨著行政管理和執法面的拓寬和能力的提高,保障將越來越有力度。
  《中華兒女》:在您的工作中遇到的最大困難是什么?
  肖杰:現在三沙交通建設只涉及海南島到永興島,但到南沙島礁的交通基本是一個空白,西沙群島島際之間的交通,三沙之間的島際交通也是空白。另外,島礁上有信號可以打電話,永興島可以上網,但離開島礁十幾公里后就沒信號了。盡管在西沙群島搞基礎設施建設成本是海南島的五倍,但是如果搞好交通,海上路途就不那么遠,建設綜合補給基地,漁民的生活就不會那么苦,由此才可以談及幸福指數,實現我們的行政管控能力。
  責任編輯 陳晰

推薦內容

小草閱讀網 www.vgwvrj.icu

Copyright © 2002-2018 . 小草閱讀網 版權所有

Top
电子桌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