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您的當前位置: 小草閱讀網 > 校園文章 > 馬丁路德金我有一個夢想_因為馬丁是黑人……

馬丁路德金我有一個夢想_因為馬丁是黑人……

來源:校園文章 時間:2019-05-07 點擊: 推薦訪問: 馬丁 黑人

  “無罪。”美國東部時間7月13日晚10點,美國佛羅里達州當地法院依陪審團決議,裁定社區治保員喬治·齊默曼去年射殺17歲非裔少年特雷沃恩·馬丁屬正當防衛,二級謀殺罪名不成立,其他所有罪名均不成立。至此,這場長達一年半的刑事訴訟終于蓋棺定論。
  然而,就像馬丁家人說的,“事情還沒完”。在齊默曼案判決宣布后一個小時,推特上相關話題的微博激增190萬條,占全球范圍內推特微博總量的5%,以馬里蘭、阿拉巴馬和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等黑人人口眾多的州反響最為強烈。
  隨后幾天,從東岸的紐約、費城、華盛頓,東南部的邁阿密、中西部的芝加哥,到西岸的舊金山和洛杉磯,都出現了規模大小不一的示威游行。群情激奮的黑人和部分白人質疑,如果齊默曼是黑人而馬丁是白人,齊默曼是否還會被判無罪。
  2012年,佛羅里達州共發生1009起槍擊導致的死亡案件,但只有齊默曼的案件成為社會焦點——一切因為“種族”解讀而變得格外不同。盡管在7月13日宣判后的新聞發布會上,檢辯雙方的律師都分別強調此案不是一件種族案件,卻不難看出,在這個國家的許多領域,尤其是與美國司法體系和警察有關的領域,種族關系依然呈現出兩極分化的局面。同時,齊默曼案也引發了美國人開槍自衛和司法公正等問題的熱烈辯論。
  普通案件的發酵
  黑人民權領袖杰西·杰克遜對裁決結果非常失望,在他口中,齊默曼“謀殺”的是“一個手無寸鐵、獨自走在回家路上、與世無爭的男孩”。
  案情的本源是:齊默曼所在的社區是入口處設置保安閘門的封閉式鎮屋群,居民組織了互助性質的鄰舍治安守望組。28歲的齊默曼是守望員之一,他沒有執法權,但可合法配槍。2012年2月26日晚,齊默曼在駕車外出時看到了馬丁,認為其形跡可疑,于是進行跟蹤,并報警要求警方前來調查。
  不久,齊默曼下車繼續跟蹤正欲返回寓所的馬丁,警局接線生告訴齊默曼不必追上去了,警員很快便到。悲劇發生在這段通話結束后,馬丁胸口中了一槍當場斃命,齊默曼向到場的警員承認是自己開的槍。
  據齊默曼稱,當時他想下車看清街名,好提醒警員到場拘捕可疑人員。但馬丁卻突然出現襲擊齊默曼,摁著他的頭去撞人行道,還試圖奪取他的配槍。出于自衛,齊默曼掏槍將馬丁擊斃——佛羅里達州法律明確規定,平民有權在認為自身遭受危險時采取非常手段自衛。
  案發之初并未馬上引起媒體的注意。佛羅里達當地警方在經過調查后認為齊默曼屬正當防衛,未予逮捕或起訴。但此舉激起馬丁家屬的不滿,非裔社區亦嘩然。馬丁家的律師開始同阿爾·沙普頓等黑人民權領袖進行聯系。
  3月8日,CBS早間新聞作為全國性媒體首次報道此案,當天美聯社也發布了相關報道,且錯誤地將齊默曼標記為“白人”,而事實上齊默曼是白人和西班牙裔的混血。很快,其他全國性媒體陸續跟進,齊默曼案在短時間內迅速成為全美矚目的焦點。3月23日,美國總統奧巴馬也公開支持對此案進行徹查,并動情地說:“如果我有一個兒子的話,他會長得像特雷沃恩一樣。”
  在強大的輿論壓力下,佛羅里達州檢察官于案發一個多月后終于拘捕了齊默曼,并控以二級謀殺罪。
  “現在回頭看這個案子,從過去一年多媒體的報道和庭審中出示的證據上看,并沒有證據顯示齊默曼是一個種族主義者。”美國政治觀察者杜劍鋒告訴《新民周刊》,首先齊默曼本人就是少數族裔,他身邊的朋友中也有很多是黑人;另外齊默曼和妻子還曾義務輔導過兩個黑人少年,有報道說他高中畢業舞會的舞伴也是一個黑人。這些都顯示他不是一個種族主義者。庭審過程中,檢方也沒有拿出有力證據證明他因為馬丁是黑人才開槍的理論。
  “美國媒體一開始就從種族沖突的角度來報道此事,而且在案件成為社會焦點后,愈發強調種族因素在案件中的作用,才使此案發展成為一個舉國矚目的案件。”杜劍鋒說。
  被拔高的對立
  既然不是“黑白”之爭,為何大眾仍在以“種族”視角觀察此案進展?“種族因素在這個案件中被夸大,同黑人民權運動人士沙普頓的極力推動和媒體的炒作有著直接關系。”杜劍鋒指出。
  作為黑人民權領袖,沙普頓的維權激情似乎值得商榷。1987年,黑人少女塔瓦娜·布羅莉(Tawana Brawley)聲稱遭白人男子輪奸,其中還有白人警察。沙普頓成為女孩的代言人,為她宣傳、爭取輿論同情、給政府和法律官員施加壓力。當時此案引起紐約社會種族嚴重對立。豈料在1988年,案情發生驚人逆轉,整件事情竟是布羅莉設計的騙局。為布羅莉鼓與呼的律師被吊銷了執照,而沙普頓一路走來成為黑人民權領袖。
  “即使你認為在某些案件上我是錯的,別裝得像我不是為了我們的社會公正一樣。”25年后,當《紐約時報》就此案采訪沙普頓的時候,這位與總統關系甚好的牧師依舊認為自己在呼吁社會公正上是有功的。但被問及是否還認為當年的罪行真正發生過,他含糊說,“不管發生了什么,一個成年人失蹤了4天,肯定出現了什么不對勁的事情。”
  如今在齊默曼案件上,沙普頓也一直在黑人社群中宣揚無辜黑人孩子無故被白人槍殺的理論,在黑人群體中煽起強烈的不滿情緒。
  此外,杜劍鋒認為,這個案件發展過程中,暴露了美國社會中的很多問題,其中最突出的一個就是媒體在報道案件過程中不僅缺乏客觀獨立的原則,甚至有意操作和誤導公眾,客觀上加劇了美國社會中的族群對立。
  最典型的例子是NBC在播放齊默曼報警電話錄音時,惡意刪掉一些關鍵內容,使他顯得有種族主義傾向。
  事發當晚,齊默曼在發現馬丁后給打電話報警,稱“我發現一個形跡可疑的陌生人”,警方接線員問他:“那個人是黑人、白人還是拉丁裔?”齊默曼回答:“看上去像黑人。”然而NBC在播出錄音時,故意將接線員的問話刪掉。于是觀眾聽到的是齊默曼報警:“我發現一個形跡可疑的陌生人。看上去像黑人。”這個刪節版的電話錄音成了齊默曼是“種族歧視者”最直接的證據。4月3日NBC不得不為這種行為做出道歉,但是齊默曼的種族主義者的形象已經在一些民眾中深入內心。   此外,馬丁家屬最初在向媒體講訴案情時,提供了一張馬丁八九歲的照片,實際上案發時馬丁已經17歲,身高近1米8,同照片上的形象相去甚遠。但是媒體由于各種原因,一直沒有及時更正。有的媒體甚至至今還將小時候的馬丁照片同齊默曼的成年人照片放在一起,給公眾造成了一個倚強凌弱的錯覺,也一定程度上對案件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一方面美國主流媒體在意識形態上左傾,支持民權運動,在反歧視的問題上比較重視。所以當案件最初顯示出有種族因素時,便自動站在受害者一邊。”杜劍鋒舉了一個例子,一個哈佛的法學教授在CNN上痛批齊默曼案的檢方,不僅多次試圖隱藏關鍵證據(扣留的證據中包括馬丁手機里存的短信和照片,涉及團伙犯罪、非法槍支買賣及毒品交易),而且佛羅里達名聲最差的檢察官最初在證據不足的情況下決定用二級謀殺起訴就是個錯誤,接下來這個教授的Skype連線就突然斷掉了。
  “另一方面,如果客觀報道此事,案件中種族對立的色彩被削弱,這件案子就變成了一件普通的刑事案,對于吸引受眾,提升收視率無疑沒有幫助。”以CNN為例,過去一段時間,CNN一直在收視大戰中同競爭對手MSNBC打得難解難分。齊默曼案件的報道極大地提升了CNN的收視率,甚至其旗下的子臺“頭條新聞”(HLN)也因為此案的報道創了收視紀錄。“對于電視臺來說,挑動觀眾中的對抗情緒,引導觀眾在案件中站隊,是提高收視率的最好手段。”杜劍鋒說,CNN為了突出案件中的黑白對抗的種族因素,甚至把齊默曼稱為“白種西班牙裔”(White-Hispanic),“如果按照這樣的邏輯,奧巴馬也應該被叫做‘白種黑人’了。”
  至于MSNBC電視臺的做法更是奇特,不僅在整個報道中夸大種族因素,極端傾向檢方,還讓沙普頓把自己主持的節目變成了聲討齊默曼的陣地(沙普頓是MSNBC電視臺的一個主持人)。
  杜劍鋒認為,像MSNBC這種既是報道者又是事件參與者的情況是對新聞倫理的極大侵害,在以往是難以想象的。但是在目前競爭激勵,媒體生態極端惡劣的情況下,反而成了提高收視率的一個手段。
  在結案后的新聞發布會上,齊默曼的辯護律師奧馬拉對著滿屋來自全美各地的記者說,你們媒體在過去一年多中,把齊默曼綁在手術臺上,在不打麻藥的情況下對他任意解剖,把他變成一個怪物。
  齊默曼無罪,佛州有罪
  齊默曼被判無罪當庭釋放后,黑人民權組織表示,馬丁的父母和律師已經與聯邦檢察官會面,準備進一步向齊默曼提起公民權訴訟。
  “人類缺乏跟上帝有效溝通的手機號碼或email地址,所以,針對刑事案件的事實認定只能交給陪審團。但為了確保不錯盤,刑事案件的認定門檻非常高,美國刑法中一個非常重要的舉證標準是‘排除合理的懷疑’(Beyond Reasonable Doubt)。”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出庭律師張軍告訴《新民周刊》。
  也就是說,無論是二級謀殺還是過失殺人,檢方都要證明齊默曼不是在正當防衛。哪怕檢方證明了接近95%的可能性,只要陪審團認為存在大于5%的疑慮齊默曼是在正當防衛,就必須判他無罪。
  佛羅里達州法院的判決雖未見得就是真相,但此案庭審過程允許電視直播,是公開透明的。被告律師奧馬拉在結束辯論時對陪審團說,如果你們有疑慮,請讓齊默曼成為這些疑慮的唯一受益者。
  目前馬丁家人打算提起民權訴訟,張軍認為聯邦法院未見得愿意動用民權法案,因擔心加劇社會矛盾。有先例可循的是1991年的羅德尼·金案。
  1991年3月3日,非裔美國人羅德尼·金因超速酒駕被洛杉磯警方追逐,被截停后拒捕襲警,遭到警方用警棍暴力制服。1992年4月29日,加州地方法院陪審團做出4名白人警官無罪的決定。而在此之前的調查顯示,美國民眾看到電視中播放的經過刪減的警察毆打羅德尼的視頻,92%的人認為電視畫面上的警察有罪。
  判決宣布2個小時之后,洛杉磯發生了大規模暴動。暴動發生后的第三天,羅德尼·金在電視上向大家呼吁停止暴力。警察們很快再次被起訴。1993年4月17日,被告警長孔恩和警察鮑威爾被判決侵犯了羅德尼·金的公民權,處以30個月有期徒刑,另外兩名警察無罪開釋。金因此獲得380萬美元的賠償。1995年1月,第九聯邦巡回法庭做出量刑過輕的判決。1996年6月,最高聯邦法庭以9:0推翻了上訴法庭做出的加重懲罰的判決。
  張軍說,當務之急是政府呼吁社會冷靜,同時美國法學家和佛州議員也在探討,是否應就“正當防衛”做重新定義,以與時俱進。“生命不能如此輕易地被剝奪。加州的‘正當防衛’使用約束就嚴于佛羅里達。”
  網絡雜志《石板書》資深主編貝茲倫認為,齊默曼無罪,但佛州有罪。她指責該州的“堅守立場法”是惡法,讓民眾只要覺得自己可能受害或受傷,就可以動用武力置對方于死地。
  “堅守立場法”是佛羅里達州在美全國步槍協會的游說之下,于2005年10月1日頒布的法規。根據該法定義,要證明開槍理由不正當幾乎變成不可能。《圣彼得堡時報》發現,這部法律簽署5年之后,佛羅里達聲稱兇殺理由正當的案件從2005年的30起上升到2010年的100多起。
  包括全國步槍協會在內的贊成持槍者說,佛羅里達的法律僅僅擴大了公民自衛的能力。自從2005年以來,至少16個州通過了同類法案。公民因此變得更有安全感還是倍感威脅了呢?華盛頓防止槍支暴力布蘭迪中心律師丹尼爾·維斯說,“堅守立場法”就等于允許很多人帶著真槍實彈到公共場所去,甚至是公共海灘和市政廳。很多佛羅里達人還將“堅守立場法”稱為“先開槍法”。
  “堅守立場法”剛剛出臺之際,邁阿密和圣彼得堡警察局、佛羅里達檢察官協會和全國地區檢察官協會等機構代表就說,佛羅里達“堅守立場法”給予公民使用致命武力的權利甚至超過我們給予警察的權利,卻更少監管。
  能改變這種狀況的只有州議會:唯一能預防這種悲劇更多發生的措施就是州議會廢除“堅守立場法”。但奧巴馬都沒能繞開步槍協會談控槍,恐怕州議會在此問題上也只會“堅守立場”罷了。   如何彌合分裂?
  在齊默曼案宣判后,美國藝壇界的非裔明星紛紛表態。歌手碧昂絲在納許維爾的演唱會上,請觀眾為馬丁默哀;饒舌歌手Jeezy發表紀念馬丁的新歌《這是個冷酷的世界》;制作人兼歌手吹牛老爹等多位娛樂界名人則把他們推特的圖像換成黑色四方形。美式橄欖球紐約巨人隊的維克多·克魯茲更發表推文稱,齊默曼一年內就會被殺(事后刪除了推文并道歉)。
  據張軍和杜劍鋒的觀察,美國政壇和輿論基本也是兩極反應、涇渭分明。保守派擊節叫好,左翼自由派認為正義沒有得到伸張。美國民主黨參議員領袖哈里·瑞德表示“這件事還沒完”, 美國有色人種促進協會則向司法部施加壓力,要求聯邦政府介入調查。
  為防社會出現暴亂,作為美國歷史上第一任非裔美籍的司法部長,埃里克·霍爾德15日在華盛頓演講談及齊默曼案時表示,美國不應錯失良機,要就涉及種族身份與青少年的固定成見展開一場“必要的困難對話”。霍爾德說,美國司法部正在審查這個案件,以決定是否按照聯邦法規對齊默曼提出起訴。
  在齊默曼案的報道中,美國媒體經常提到艾米·提爾案。1955年,14歲的黑人少年艾米·提爾在密西西比被白人無辜殺害,兇手被判無罪后,無數充滿正義感的美國人走上街頭,轟轟烈烈的民權運動就此發端。
  但喬治·齊默曼是南美裔,司法部需要就齊默曼是否出于種族仇恨進行立案,在佛羅里達法庭審理中也幾乎沒有提到種族問題。
  “種族問題在美國200多年的歷史中一直存在,非常難解決,且每逢重大事件如辛普森案、羅德尼·金案、齊默曼案等就容易掀起波瀾。”張軍說,在今天的美國,包括黑人在內的少數族裔的社會地位已經得到極大的改善,公民權利也得到了充分的法律保障,但要達到平權還有漫長的路要走,如果每次都上升到“黑白”斗爭,那么這個社會將永無寧日。
  杜劍鋒認為,“這個時候是考驗政治智慧和領袖素質的時候。一些意料之外的事件往往能決定一個總統在歷史上的定位。奧巴馬擔任總統后,對解決美國的種族問題沒有太多貢獻,齊默曼案件是一個好機會。不知道他能不能抓住這個歷史機遇,在這個問題上從一個政客成長為一個真正的領袖。”
  不可否認,美國社會在種族問題上已經取得了非常大的進步,前不久最高法院決定廢除選舉法案中一些防止歧視的條款,就是對這種進步的一種肯定。但種族問題依然存在,且主要矛盾同往昔已經完全不同了。
  現在少數族裔,尤其是黑人所面臨的主要問題是怎樣擺脫貧困和高犯罪率。在2012年,芝加哥一個城市就發生了500多起槍殺案,其中大部分受害者都是黑人。但是這些人根本無法像馬丁一樣引起媒體的注意。
  “無論是華盛頓的政客,還是黑人民權運動人士,都沒有拿出有效的辦法提高黑人的生存狀況。”杜劍鋒說,美國政府要想消除在收入、教育和其他領域上的族群差異,從根本上需要全社會包括黑人社區的共同努力。然而在目前的美國社會中,這樣的努力比起黑人面臨的問題來顯得十分無力。

推薦內容

小草閱讀網 www.vgwvrj.icu

Copyright © 2002-2018 . 小草閱讀網 版權所有

Top
电子桌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