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您的當前位置: 小草閱讀網 > 親情文章 > 【這個行業可以顛覆嗎】在膠片行業面臨被新技術顛覆的時期

【這個行業可以顛覆嗎】在膠片行業面臨被新技術顛覆的時期

來源:親情文章 時間:2019-05-04 點擊: 推薦訪問: 行業 行業發展 行業資訊

  6月19日,在由安永中國聯合長江商學院進行的首次《中國企業創新指數調查》討論中,一些企業界人士,如光線傳媒董事長王長田、奇虎360公司董事長周鴻祎、北京桑德環保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文一波、時尚傳媒集團總裁劉江等,進行了一次關于企業創新和社會責任的討論,本刊擇其精華,以饗讀者。
  在商言商,都要吃飯
  主持人:中國電影業有什么辦法可以擁有創新能力,又持續增長呢?
  王長田:電影在世界上有100多年的歷史,十年前,中國電影市場重新市場化之后,我們回到了軌道,現在要做的第一件事情不是創新,而是學習。
  中國電影市場每年增長30%,去年是170億,今年6月份已經超過100億了。實際上,現在的增長是因為觀眾和影院增多,我們接下來首先還是要去學習好萊塢的這個電影制作,尤其是類型片,戰爭、愛情、戲劇、科幻、魔幻、災難等品種。
  最近看到的《泰囧》、《致青春》、《北京遇上西雅圖》等都是這種類型,接中國地氣。
  這幾年的商業模式變化也非常大。比如華誼,成立了12個工作室,如果沒有問題,很快就做大。但是走著走著,這些人的關系就不緊密了,后來一個人就能夠成立一個公司。所以,如果關系不緊密,或者文化向心力不夠強,一些人就會離開。
  一些公司創立了另外的模式,簽演員,給股份,像盛大新麗公司等。另一種是簽演員,然后演員的工作室可以分成。還有一種商業模式是商業聯盟,作為一個資源平臺,提供資金,旗下有很多聯盟子公司,你可以不做,但是我們之間有協議關系,是合約關系,這種聯盟關系可能會更加有效。
  主持人:在商言商,都要吃飯。如果有一個好的回報,對創新是有幫助的。在電影業和教育方面,有沒有一些需要改善的地方?
  王長田:中國電影工業遇到的最大問題就是人才,這個行業有點像美國當年的西部,大家都跑馬占地那種感覺。我們原來依賴的很多港臺導演,大部分已經很難適應內地的形勢,他們的標準不高,題材創新的手段也不行。老板給我錢,就開工了。
  所以,我們需要大量的內地導演,市場至少需要200個成熟的導演,而事實上我們現在只有大概五六十個而已。這些導演從哪兒來呢?從演員做導演做起,像周星馳、姜文、徐錚、趙薇,接下來,鄧超、吳秀波、黃渤,以后都是可以當導演的。但總體來說,還很不夠,一般來說,一個導演拍三部電影才能夠得到市場青睞。
  我們的演員也是極度欠缺。原來我們依靠港臺演員,現在我們發現港臺演員有一個大問題—售后不夠好。他們去演電影,后來要他們站臺的時候,得裝一堆的錢。按小時算,要收費。從香港和臺灣,一上飛機就開始了。然后每一天,24小時多少錢,要帶一個團隊,比如一拖六,化妝啊助理啊什么的。一個香港的演員,過氣的,從香港到廣州,要兩個公務艙(沒有頭等艙),三晚五星級。這讓我們很無語,香港到廣州還要坐飛機?
  很多小公司上來就把大公司的想法給顛覆了。每一個行業在碰到困難之后要找方法,最好的解決方法就是找一個演員來做導演。
  創新都是被逼的
  主持人:互聯網的競爭力也是非同小可,現在互聯網上面有更多的創新,怎么看競爭對其的影響?
  周鴻祎:一些大佬,很有錢,但確實看不到他有任何創新的動力,反過來弄很多虛假廣告、競價排名等等。我覺得創新都是被逼出來的,創意公司相比大公司,你沒有他有錢,你也沒有他有資源,你也沒有他有實力。你唯一的方法就是創新。打破既有的規則,反其道而行之,比如說他的產品很復雜,你就可以把自己的產品做得很簡單,他的產品很貴,你就可以把自己的產品做成免費
  中國互聯網缺乏創新,是因為大公司擁有先發優勢,形成了用戶壟斷和流量控制以后,就有辦法來對付這些小的創新公司。對大公司來講,他覺得我去購并,別說花上億美元,花上千英鎊都覺得虧,我可以自己投點資讓員工照著你做一模一樣的東西。
  一旦形成壟斷,你就會發現壟斷消滅了所有潛在的競爭力,控制了市場的主要資源,再大的市場,創新也不夠。
  我們中國互聯網這些大公司不僅本身實力強大,他們自己還是媒體,想象一下如果有一天中石化、中石油控制了新華社,控制了《人民日報》,那將是什么樣的競爭情況?
  巨大的兩難:“欲想成功,必先自宮”
  主持人:對于行業顛覆,你有什么看法呢?周鴻祎:國外法律保護知識產權、保護專利,但是它不會保護商業模式。所以,柯達是被手機和數字相機顛覆的。但是在中國講到了“顛覆”這個詞,大家就覺得這個是比較反動的詞,總覺得“顛覆”是去破壞別人的商業模式,是不是不正當競爭呢?
  把大的企業商業模式破壞掉,但是給消費者創造了新的產品,創造了新的市場機會,給消費者創造了利益,這就是最高的衡量標準,否則柯達到了法院去起訴誰啊?但是中國的國情就不一樣,他不考慮消費者,他經常考慮行業之間如何融洽、如何和諧。
  在中國做創新,不是智商,也不是情商,而是要有膽商。你必須要有膽商,你要有點“二”的精神,不怕別人來罵你,來告你。
  我們今年要解決這個問題,也做了一個搜索,第一不搞競價,第二不接醫療廣告,甚至還消滅這種虛假的醫療廣告。我這個商業模式不掙錢,我也不讓對手掙錢,這會給對手帶來巨大的壓力,至少讓北上廣深地區看不到老軍醫之類的廣告了。
  只要我免費的搜索堅持做下去,免費把中國好的醫院、好的大夫讓你搜,你搜高血壓、冠心病他就先出來了,而不是那些花錢的某某醫院排在前面,我會給競爭對手帶來一個巨大的兩難,這就叫做—葵花寶典“欲想成功,必先自宮”。他不宮呢,我就站在制高點,他要是宮呢,就會輸掉收入。
  電影公司活下去的三條路   主持人:對于企業家來說,你會建議他們如何才能保持創新的動力?
  王長田:電影行業一個特點就是項目化運作,每一個項目都是獨立的,你這次成功了,不代表下次還能夠成功,一直是波動的。
  在這么多年商業發展史上,大家一直在探討解決這些問題的辦法,最后發現從結構上解決問題的一種辦法就是電影公司和傳媒公司的結合。
  電影公司可能瞬間需要很大的現金流,比如說1個億一下就投進去了,所以存在現金流波動的問題。比如,米高梅獨立發展,最后幾年前破產了,被收購了,他就是因為拍攝了幾個片子失敗了。而傳媒公司呢,往往建立渠道之后就往里面裝內容,就有了收費,是一種持續性的運作。所以把這兩個公司綁到一起去的時候,這個公司就會比較穩。
  第二種解決辦法,是發行商連續推出產品,這些產品也許不一定是我生產的。現在大的電影公司都無一例外變成了發行公司,這個跟游戲公司也有關,我發現游戲公司一個游戲一個游戲地去開發,大部分情況下第二款游戲和第三款游戲沒有那么理想,包括手機領域,有沒有可能誕生發行公司或者運營平臺呢?這樣的公司是有價值的,它跟游戲制作公司捆綁在一起的時候,風險就降低了。
  還有一種模式就是系列運作。系列片比如說《007》,米高梅公司垮臺了,但是它仍然很有價值,因為它擁有《007》這個品牌,這個品牌大家都知道,每一個都能夠賺錢。美國前十位大概有七八個都是系列片,系列片能夠把推廣成本降低,觀眾的期待值提升,可以不斷推出一些演員,等等。
  我之所以能夠有創新,很重要的就是信息的收集和整理工作,這是每個企業家必須做的,你每天要關注哪些信息?這些信息之間有什么關系?當然信息不僅能夠從媒體看到,你還要和企業家溝通。
  我現在每天除了上網,就是每天都見很多人。上班或者不上班,喝酒、抽雪茄、喝紅酒、住豪宅等等,要么就是在騙人,如果只有這種生活的話,我認為他下一步就沒有這種生活了,對吧?
  如何用商業模式來解決社會問題
  主持人:中國經濟高速發展,社會環境問題嚴重滯后,企業家的責任從創新角度有什么操作空間?如何用商業模式來解決社會環境的問題?
  劉江:我們是做媒體的,媒體屬于文化創意產業,這個產業消耗是最低的,我覺得我們對社會的貢獻是意義在先的。經過20年的努力發展,我們從一本雜志發展到了現在擁有18本雜志,網絡電視、投資影視話劇、讀書出版等一系列,公司規模做大了,但是我們當初的出發點是給人們提供精神食糧,這個就是意義在先,同時利益就來了。
  文一波:中國是一個重化工污染的國家。我前幾天參加了一個會議,中國的地下水65%受到了污染,中國六分之一的大米是重金屬污染,還有其他的污染,層出不窮。污染嚴重,對于我們來講是商機,雖然我不愿意看到。中國的環境變化從量變已經到了質變,肯定有一天要爆發,而且短時間內沒有辦法解決。
  我們公司在2000年之前是解決工業廢水的,但是那個時候城市里水污染了以后,很多地方政府說沒有錢,沒有技術,北京搞城市污水廠沒有建成。2000年的時候,中國老百姓的銀行儲蓄已經超過10萬億,有錢!我們設立一種商業模式可以把民間的資金用起來,投入就會有一個穩定的收益。
  我在江西南昌做污水處理廠的時候,要投4億,我說市場商業模式不用花一分錢,后來建好了,很賺錢,利用我們的專業知識同時解決了環境問題。2002年開始國家看到這個模式可以,截至去年城市污水收集率已經達到了80%。當然還有很多其他的環境問題,怎么解決?我們行業里面,這種既能掙錢,又能解決問題,又不讓大家有過重的經濟包袱的路子,還是有可能的。

小草閱讀網 www.vgwvrj.icu

Copyright © 2002-2018 . 小草閱讀網 版權所有

Top
电子桌牌